《新滁周报》:父亲在儿子的引领下选择共产党(下) ——汪道涵父亲汪雨相选择共产党的漫长历程
2019-7-1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184          作者:未知
  • 贡发芹(明光)


    汪道涵是汪雨相的长子,嘉山县抗日民主政府首任县长,曾任上海市委书记、市长,海协会******位会长,开创了海峡两岸对话新纪元。汪雨相在汪道涵的引领下,古稀之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成就了一段历史佳话。
    上下求索
    民国十五年秋,汪雨相任盱眙县教育局局长。当时,盱眙地瘠民贫,文化不兴,又值军阀混战之际,县内匪患严重,社会动荡不安,汪雨相受命于危难之中,不辞艰辛,以振兴该县教育为己任,提倡新文化,反对旧礼教、旧道德,并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教育和影响青年一代。他一上任就积极求治,大力组织整理教育款产,力主经济公开,印发教育产款收支实录。不二年,教育经费岁入,较旧额增至一倍。因汪雨相提出学地加租,反对贪污腐化不遗余力,招致贪官污吏嫉恨仇视。民国十七年二月,一些地痞、流氓在贪官劣绅的授意下,蜂拥闯入教育局,捣毁什物,殴伤汪雨相背部。盱眙县教育界义愤同伸,组织后援会,分别点呈省会县,奉命通缉,肇事诸劣绅均被捉拿归案。学地加租之议呈准省教育厅备案,得以通行。然后,汪雨相辞职,虽蒙一再慰留,仍旧义无反顾。是年夏,汪雨相赴省会充任建设会议代表,坚决向安徽省民政厅、教育厅两厅辞职,得到允许,并由汪雨相举荐人选取代自己。离开盱眙之前,汪雨相还兼任江苏淮阴和安徽泗县、盱眙三县淮防水寻大队长一职,属于义务行为,不取薪酬。在防治淮河水患一事上作出了自己的努力。他的几个儿子分别取名汪导淮、汪导江、汪导湖、汪导洋汪导汉,均与他治理水患愿望有关。
    值得一提的是,汪雨相任盱眙教育局长期间,曾于民国十六年年初夏回故里明光探亲,巧遇国民革命军北伐经过明光,意气风发的蒋介石特地将铁甲专车停靠在津浦线明光车站,专门接见帮助过自己的故友汪雨相。为尽地主之谊,汪雨相商请明光商会会长李宏义组织了几百人前往车站欢迎北伐军总司令,献酒为其壮行。蒋介石当场发表了讲话,傲气霸气十足,令汪雨相大失所望。不久,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公开叛变革命,汪雨相带领和影响一批国民党员集体退出国民党,彻底断绝了与国民党反动派的一切关系。
    民国十八年,汪雨相为解闷,前往山东游览东岳泰山,应朋友之约,任山东省教育厅科员,因政见不合,三个月后辞职返回明光。次年,得朋友引见,任浙江海盐县政府秘书,又因政见不合,一个月便辞职归里。
    民国二十一年冬,国民政府析盱眙、滁县、来安、定远四县交界之地置嘉山县,区划大部分来自于盱眙。正在上下求索中的汪雨相被任命为嘉山县财务委员会委员长,到任后致力于打击土劣绅侵吞公产,结果受到当局排挤而去职。第二年开始,汪雨相出于对家乡的热爱,专心致力于安徽省通志馆嘉山县采访员无给职工作,积极从事嘉山县志的采访和编纂事务。在查阅大量历史文献基础上,县内的一山一水,一桥一路,他都亲往观察记录,然后广征博采,详加考订,终于以坚忍不拔、锲而不舍的精神,积数年之力写出极其珍贵的******部《嘉山县志》手稿十八本二十余万字。此后汪雨相将县志手稿带在身边,即使在战乱时期也一直保存着。一九五九年,当他得知家乡要修新县志消息后,非常激动,毅然将自己保存多年的《嘉山县志》手稿赠送给嘉山县人民政府。

    投奔延安
    民国二十六年(1937),“七·七”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日军沿沪宁线北进,即将攻陷国民政府所在地南京,明光也危在旦夕,无法再呆下去,决定自身和家族命运的时刻已迫在眉睫。这时有人劝他把家人安置到大后方去,到武汉找蒋介石,谋个一官半职不成问题,汪雨相未置可否。其实,汪雨相心里早有准备,等到秋收结束后,他借得旅费,抛弃一切房屋财产,于十二月十日毅然率领同眷十二人,连同侄孙及亲友青年男女二十八人,奔赴革命圣地延安,参加抗日。
    六旬老人举家投身革命,实属罕见之事,一时传为佳话。汪雨相一行历尽千辛万苦,一年后终于到达延安。很快其长子汪道涵、次子汪导江又由延安出发,参加新四军,走上抗日前线,打回老家嘉山县。汪雨相则留在陕北做抗日工作,先后任陕甘宁边区医院文化教员、安塞小学教员及陕甘宁边区政府民政厅秘书长等职。民国三十年被选为延安市参议员(驻会议员)、市政府委员。他多次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最终于民国三十七年(1948)六月十五日被批准入党。后汪雨相因年迈退休,一九四九年迁北京居住,一九六二年二月逝世,享年八十五岁。
    汪雨相由清末的一位秀才,到同盟会员,不断追求光明和真理,终于走上民主革命的道路,最终转变为一个共产主义者。他一生面临多次重大人生选择。他抛弃封建孔孟思想后,开始信奉孙中山旧三民主义“民族、民权、民生”,后来信奉孙中山新三民主义,“联俄、联共、辅助农工”。1927年蒋介石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汪雨相果断退出国民党,坚定地加入了反蒋队伍。这些都是汪雨相人生的重大选择。而最关键最艰难的一次就是选择共产党。
    一开始,汪雨相对共产党知之甚少。他选择共产党经过了一个漫长历程。民国十年(1921)共产党成立时,汪雨相就听说了,但他一直没有主动接触共产党,也并不真正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对他影响******的是他的长子汪导淮,民国三十二年(1933)春,在上海交通大学读书的汪导淮,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年十一月初,在上海外滩组织的一次“飞行集会”中被国民党警察逮捕。好在汪道涵的共产党员身份没有暴露,汪雨相得知后,通过亲族合力筹款,利用早年朋友等各种关系,终于将汪道涵营救出来。汪道涵出狱后拒绝在国民党《紧要启示》抄写件上签字,让汪雨相看到在共产党影响下的进步革命青年的凛然正气,儿子有如此骨气,令他非常欣慰,但他并不知道儿子本人就是共产党员。
    汪道涵出狱后回到明光,他牢记父亲的教诲,做个有道德有涵养的人,改名汪道涵,一边教书,一边从事党的活动,与李纯儒等爱国青年组织“二三读书会”,学习社会科学理论,讨论国家大事,传播进步文化,宣传共产主义思想,号召进步青年积极投身抗日活动,并将《马克思传》《共产党宣言》《布尔什维克》《中央政治通讯》等进步书刊送给汪雨相阅读,使得苦苦思索中的汪雨相心中渐渐明朗,开始对中国共产党有了初步完整的认识。
    抗战爆发不久,汪道涵在家中与秦其谷、李纯儒、李星北等明光进步青年筹备组织“明光抗日救亡青年战时服务团”,随后又发动明光进步青年组织“抗日救亡剧团”,同时,汪道涵、秦其谷、李纯儒、李星北等人还创办了《抗日快报》,积极宣传抗日。此时,汪雨相已意识到汪道涵等进步青年可能就是共产党,于是更进一步加深了对共产党的了解,已真正认识到“共产党是抗日最坚决彻底的,非共产党是不能救国的”。离开明光选择去处时,汪雨相征求了长子汪道涵的意见,汪道涵告诉父亲,北边才是民族的希望所在,汪道涵的回答正合汪雨相的心意,于是才有了举家投奔延安的决心和空前壮举。在国家、民族、家庭、人生最关键时刻,他没有选择抗战后方,而是选择边区延安;没有选择故友国民党统帅蒋介石,而是选择素不相识的共产党领袖毛泽东;没有选择当时自称强大的国民党,而是选择艰难发展中的共产党。这些都是长子汪道涵引领的结果。

    古稀入党
    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汪雨相在陕甘宁边区民政厅工作学习了一个时期,“益信共产党所倡议新民主主义才能抗日必胜,救国必成功,是真正为人民服务,彻底解放民族的”,于是汪雨相商得共产党员李景林科长介绍,表示“我虽年老极愿加入共产党终身为人民服务”,正式提出入党请求。后得李科长答复:“年老身衰,组织上的严格生活过不来,即不入党也是同样看待。”汪雨相“自愧条件不够,只好做一个忠实的同情共产主义者”。
    次年,经延安民政厅机关推选、刘景范厅长介绍,汪雨相当选为延安市参议员、政府委员后,感到很荣幸,第二次向陕甘宁边区政府秘书长谢觉哉和新当选为延安市市长的李景林口头上提出要求入党的意愿,但“未敢冒昧作坚决之要求”。虽没有得到明确答复,但汪雨相一直严格要求自己,不懈努力,坚持自觉为党工作。
    七年后,古稀之年汪雨相再也按耐不住自己对共产党的崇敬心情,于民国三十七年五月一日,直接向中共中央组织部递交入党申请书,“坚信共产主义必胜,独裁蒋介石集团必然灭亡”之信念,愿意“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共产党一切政策而奋斗”,“再行坚决呈明志愿要求加入共产党做一名共产党员”。同年六月十五日,中共中央组织部批准吸收他入党。中组部在给他的信上说:“汪雨相同志:关于你入党申请,业经中央批准,正式吸收为我党党员。党龄从一九四八年五月廿三日算起,无候补期。中组部六月十五日。”汪雨相古稀之年终于实现了他一生的******心愿。
    汪雨相作为首批同盟会会员,毕生专心致力于地方教育事业。他一生的明智之举就是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关头,在儿子引领下,顺应历史潮流,果断选择了共产党,走上了光明大道。纵观其一生,作为一个封建时代旧知识分子,毕生寻找真理光明,探求救国救民道路,不断否定自己,不断摸索前进,历经数十年艰难追求,最终选择共产党,值得大家永远纪念和敬仰。他的选择历程验证了一条颠簸不破的永恒真理——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中国政协明光市委员会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地址:明光市政府大楼六楼 电话:0550-8024706   Email:ahmgzx@163.com 邮编:239400

皖ICP备16006702号-1   技术支持:天工科技 0550-8660006


扫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