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滁周报》:明光战役指挥者、安庆受降主持人(上) ——抗日名将苏祖
2019-9-1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214          作者:未知
  • 贡发芹

    明光人很少听说过苏祖馨将军和他的故乡广西容县,容县男女老少都知晓苏祖馨和安徽明光。容县是民国时期出现最多国军将军的地方,共92位。容县正在打抗战旅游牌,容县重要旅游景点距离县城南面23公里的杨梅镇苏祖馨别墅现为国保单位,别墅正堂制作了一个大型沙盘——明光战役地形图,指挥明光战役是苏祖馨一生的杰作之一。

      一、起家新桂系
    苏祖馨,字馥甫,祖籍广东。1896年11月13日出生于广西容县杨梅镇和丰村新塘仲隆堂。苏祖馨少年时代家境清贫,父体弱多病,全赖其母勤俭持家,勉强维持生计。他7岁入新塘小蒙馆,后入大仁山大馆,胸怀大志,勤奋好学。1909年冬投笔从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广西陆军小学第4期,同期同学中有黄绍竑、白崇禧、夏威等名流。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广西陆军小学改为广西陆军速成学校,苏祖馨转入该校步兵科学习,1914年冬毕业,进入广西都督陆荣廷部第1师任见习官,后任排长。1917年转到马晓军陆军模范营任连附。是年“护法”军兴,模范营奉命援湘,护法战争结束后随部队返回广西,辗转于崇善、左县、绥渌、肤南、同正一带剿匪,后随马晓军、黄绍竑转战各地。1922年随黄绍竑经广东廉江回容县,与在玉林的李宗仁合作。此时黄绍竑只有人枪千余,奉命在容县、岑溪、藤县一带剿匪。
    1923年黄绍竑被孙中山委任为“广西讨贼军总指挥”,苏祖馨升任该部连长。1924年夏,黄绍竑部与李宗仁部合并为“定桂讨贼联军”,苏祖馨在伍廷竑第2纵队任营长。1925年在讨伐陆荣廷和旧桂系沈鸿英部时,在宜山北部击毙沈鸿英部将领师长郑右文,为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统一广西立下战功。
    1926年7月6日李宗仁率第7军夏威、胡宗铎、李明瑞3个旅赴湖南北伐,苏祖馨在钟祖培第6旅任营长,率先攻入湖南,旗开得胜。随后又参加著名的贺胜桥战役,进而围攻武昌城,并奉命转战江西,后又参加箬溪、德安等战役。当年10月在王家铺战役中左肩3处负伤。被送往长沙陆军医院医治,伤愈后返回部队,继续参加北伐,1927年5月随夏威指挥的第3路第2纵队沿津浦路北上,攻克津浦线重镇明光等地,6月20日进占徐州,苏祖馨因此升任第7军第3师16团团长。7月,桂系将第7军调回南京附近,防范汉方进攻。8月,宁汉相争中,蒋介石下野,孙传芳亲率数万五省联军卷土重来,渡江占领龙潭,威胁南京。苏祖馨奉调随桂系第7军参加决定北伐军生死命运之战——龙潭之战,以及讨伐唐生智战役。战后苏祖馨曾深有感慨地说:“打仗就如同老虎、神仙、老狗。战如猛虎;胜似神仙,请客嘉奖,接应不暇;打败仗如老狗,夹着尾巴无人理。”
    1929年,蒋桂战争爆发,3月,新桂系在武汉的实力被蒋介石瓦解,第7军被蒋介石的部队缴械,苏祖馨所在之第7军第3师被蒋介石改编为第9师,尹承刚任师长,苏祖馨升任旅长。同年冬,苏祖馨离开第9师回到广西,进入桂系第1方面军第15军(军长黄绍竑)黄旭初(副军长兼师长)教导第2师任副师长兼61团团长。1930年3月,新桂系与第4军张发奎联合通电反蒋,5月,策应冯玉祥、阎锡山反蒋,桂、张两军悉数进入湖南,苏祖馨随教导2师北上,不到1个月即迫近武汉。但教导1、2师进入湖南常宁时,蒋介石命令蔡廷锴、蒋光鼐、李扬敬3个师乘坐火车沿粤汉线快速进发,6月12日首先进入衡阳开战,将桂、张联军切为两段,激战中桂军惨败,桂系教导2师损失惨重。苏祖馨被迫随桂系和张发奎部撤回广西境内。
    1931年苏祖馨任第7军19师副长兼55团团长,在桂林、柳州、南宁一带补训。1936年6月1日陈济棠、李宗仁发动两广“六·一”事变,反对蒋介石,苏祖馨任第4集团军(广西地方部队)黄绍竑第15军第45师师长,蒋、桂两系和解后,1937年初,第4集团军番号被取消,第15军番号也随之撤消,改名为国民革命军第48军。苏祖馨因此进南京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三期深造。

      二、阻敌明光镇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第31军在广西成立,刘士毅任上将军长,下辖131、135、138共3个师。苏祖馨任第135师中将师长,下辖403、405两个旅,其中魏镇任第135师少将副师长兼405旅旅长,每旅下辖两个团,共9900余人。抗战开始31军奉命北上,1937年11月到达苏北海州布防,归第5战区司令官李宗仁统一指挥,任务是阻止日军从连云港登陆,。
    1937年12月中旬,日军第13师团随派遣军烟俊六率领的另外5个师团自镇江、南京、芜湖渡江沿津浦线北上,与津浦线北段日军遥相呼应,企图南北夹击,一举攻下徐州,打通并占领津浦线。12月13日,日军攻陷南京,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犯下了滔天罪行。之后,南京大屠杀罪魁祸首日军第13师团师团长荻洲立兵率领沼田德重第26旅团、山田丹二第103旅团,主动向烟俊六请战北上。
    南京弃守之后,李宗仁即派出第31军军长刘士毅率领该军第131师、135师、138师在日军沿津浦线北进之际,赶到明光镇、定远池河镇一线沿池河设伏,阻击日军北上。因为津浦线南段横跨池河与淮河,池河与淮河是阻击日军北上的两道重要屏障。
    池河是淮河下游******一条支流,上游定远县境内池河镇,位于津浦线西侧,距离明光镇以南约27公里,明光是当时嘉山县(1994年撤县设立明光市)北部位于津浦线的一个军事兼经济重镇,为兵家必争之地。津浦线上的明光火车站地处池河与铁道交汇点的东北面。日军要在明光越过池河,明光一役,势在必战。
    1937年12月20日,日军进入安徽境内,占领滁县,沿津浦线向嘉山县明光镇方向突进,与第31军第135师在张八岭、自来桥一线发生小规模交火后停止前进,转入休整,第135师派出小部队对日军进行袭扰作战,持续不断。按刘士毅要求节节抵抗,敌停袭扰,敌进伏击,敌攻则退,阻挠日军进发速度。
    1938年1月14日,日军前锋沼田德重旅团长指挥第26旅团兵分两路,直扑定远和明光。刘士毅深知难与敌军火拼,便采取了避实就虚等游击战术,避过沼田德重的凶猛锋芒,在明光一带利用山区地形设下“空城计”,歼灭敌人。日军先是占领嘉山火车站(今新三界),派兵焚烧了嘉山县城老三界,继续进攻到罗岭后,便派出先头部队到明光城试探虚实,看看有无中国军队的主力。第135师部队隐蔽在明光城与马岗、魏岗之间。日军的先头部队迅速占领了津浦线上重镇明光城。但日军不知道国军是有目的的撤出明光,并未走远,正在有计划组织反击。黑幕降临,日军正在埋锅烧饭、安营铺床,苏祖馨率领全师主力杀了个回马枪。一时间枪声大作,烟尘四起,火星乱溅,杀敌的吼叫声令鬼子心惊胆寒。战斗持续了一个通宵。1月15日拂晓,第135师809团奋力反击,明光城内的日军伤亡颇大,大部分被歼,仅逃出100余人,中国军队收复了明光。
    因为夜间作战,日军飞机发挥不了作用,其在明光吃了亏,很快就会进行疯狂的反扑的。第135师按照刘士毅命令再次主动撤出明光,退守池河西岸,将津浦线让开,使日军战线拉长,便于以后逐段歼灭。果然,次日,日军为贯通津浦线,大量增兵至5000人马,在飞机、坦克的配合下,向明光城发起猛攻,1月18日,明光沦陷。他们哪里知道,消耗了大量的弹药,得到的是一座空城。
    1月23日,135师与日军隔河对峙,日军连日用大炮猛烈轰击我方阵地,并分三路冒雪强渡池河:一路在明光对岸的梁山(原名梁家山)、马岗;一路在定远三河集;一路则由滁县珠龙桥攻池河镇。为争取民众支持,加强抗日力量,苏祖馨已在凤阳县成召集各界代表筹备召开抗战救国大会;开办凤阳城镇******期保甲训练班,苏祖馨还组织农民巡回演讲团,下乡宣传,广泛动员抗日救国工作。当时,我国军将士虽多为南方健儿,不适应雪天作战,但仍在抗战热情鼓舞下英勇杀敌,在当地士民大力支持下,击退了敌人的一次又一次进攻。从25日起,战事渐趋激烈,敌之后援部队已增至2000余人,终日向我梁山一带阵地猛烈炮击,并以机枪掩护其步兵于黄昏时强行渡河,135师师长苏祖馨指挥809团官兵奋起还击,将渡河之敌百余名悉数歼灭,并俘虏10多人。
    1月26日,日军华中方面军已向第13师团下达命令,歼灭凤阳、蚌埠地区之中国军队,准备渡淮北上。第26旅团长沼田德重率4个步兵大队、2个山炮兵大队为东路,经明光沿津浦路进犯蚌埠。
    26日下午2时,日军机炮联合作战,先以10余架飞机对我池河西岸阵地狂轰滥炸,继以重炮密集射击,使我方阵地工事遭到严重毁坏,日军随之在明光、汤郢铁桥、明光西街(即现今顺河街)等处同时渡河,铁桥之敌一度攻入河西阵地,被135师击退。在守军824团处劣势之时,135师809团及时赶到,在明光西街浴血奋战,与渡河之日军展开10数次肉搏战,卒于次日在138师414旅一部协助下,收复阵地。
    28日拂晓,被我击溃的西街方面的日军100余敌人转向马岗、七里河等地偷渡,135师809团乘敌渡过一半时,以猛烈火力予以痛击,歼其大半,迫使残敌退守东岸。管店之敌增值三四百人,在猛烈炮火掩护下强行渡河,又被击退。同日,国军因连日作战消耗过大,刘士毅对布防作了适当调整,由第135师第405旅、第403旅第810团守铁道正面。
    29日下午14时,日军再次由西街渡口强行渡河,国军阵地在飞机、大炮联合猛烈轰击下已毁坏无余,135师副师长兼旅旅长魏镇虽率部顽强抵抗,成功伏击敌人3次,但405旅经数日来昼夜苦战,疲乏已极,死伤甚众,于是苏祖馨不得已遂下令放弃梁家山,向五里墩阵地撤退。日军渡河者已约1000人,在占领梁山阵地后续向我五里墩猛攻。下午17时,大王山东北又有日军五六百人向我右翼迂回,铁路以北也出现千余名日军向我左翼阵地运动,企图包围五里墩阵地。此时,国军预备队业已悉数用尽,守卫将士在内困不堪,外无救援的情况下,仍极力阻止敌人的前进势头,坚持至黄昏后,苏祖馨果断命令魏镇率第405旅利用黑夜掩护摆脱敌军包围,逐次向燃灯寺、谢家后山、坦山寺、老凹山、小溪河、吴庄沿线既设阵地转进。
    30日,日军约5000人将守军戒备部队压迫入燃灯寺及其附近地区,继续向31军主阵地发起攻击,同时约有日军2000余人向坦山寺阵地猛攻。苏祖馨遂命令135师805团第2营增援坦山寺,激战至夜晚,开始向总铺转移。然后第2营占领马家岗阵地,掩护各部队向凤阳、刘府撤退,同时将淮河各处桥梁破坏,迟滞日军前进。至此,第135师在第131师协助下以10倍于敌的伤亡坚持掩护两日之久,安全西撤。
    自24日起至30日止,在历时7昼夜的明光池河之战中,国军伤亡过半,其中135师伤亡、失踪1182人,但歼敌2000多名,其中在池河镇歼敌三四百人;在三河、马岗两处歼敌二三百人;在明光方面歼敌1000余人。日军在明光付出了巨大代价。至此,明光阻击战遂告结束,随后国军且战且退。
    2月11日,135师以5个营兵力围攻上窑,冲进墟内,与日军混战,歼敌300余人,余部向考城逃窜,外窑之敌被歼百余,小股日军据上窑顽抗。12日。135师攻克武店、考城,并将上窑逃窜之敌大部歼灭。此时淮河南岸给要点之日军,因 31军侧击牵制,始终不能顺利北进。40天后,日军才推进至淮河边。
    明光阻击战交战地点是池河,又称池河阻击战,与淮河阻击战合称池淮阻击战,在抗日战争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成功地阻止了华中日军北上进攻,将日军迟滞于淮河一线,粉碎了日军“南北夹击”的战略部属,为以后的台儿庄大捷创造了重要的条件。
    1938年4月7日,中国军队在台儿庄取得空前胜利,日军大败,被歼1万余人。台儿庄战役指挥官李宗仁在总结是役胜利的主要原因时说:“******,我三十一军在津浦线南段运用得宜,南京弃守,我军利用地形,据守明光四十余天之久,使我在鲁南战场有从容部署的机会,到了敌我双方在明光消耗至相当程度时,我便令三十一军对敌的抵抗适可而止。全师西撤,让开津浦路正面,但仍保有随时出击的能力……敌主力正预备渡河与我死拼之时,我又令三十一军配合新自江南战场北调的第七军,自敌后出击,一举将津浦线截成数段,使敌首尾不能相顾。”
    后来,李宗仁在其回忆录中写道:从津浦线南北夹击徐州的敌军,“一阻于明光,再挫于临沂,三阻于滕县,最后至台儿庄决战”,台儿庄战役和徐州会战的重要组成部分。战后《新华日报》称此战“告诉了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士,中华民族是不能以野蛮的武力所可征服的”,并将这次战斗称为“抗战以来第四次大战,可与上海、南口、忻口三役媲美”,影响很大,其战略意义不言而喻。苏祖馨因此获国民政府记大功一次。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中国政协明光市委员会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地址:明光市政府大楼六楼 电话:0550-8024706   Email:ahmgzx@163.com 邮编:239400

皖ICP备16006702号-1   技术支持:天工科技 0550-8660006


扫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