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滁周报》:滁州吴棠故居产权登记人吴公望及其家事(上)
2018-5-1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5082          作者:未知
  • 滁州市人民政府于2017年斥巨资开始复建滁州历史名人吴棠故居,该故居坐东向西,坐落于原中心街72号,即今南谯北路(中心街)64—72号,解放后,其产权登记人是吴公望。吴棠故居复建后将进行布展,现将产权登记人吴公望及其家事介绍于此,以期有益于布展。

    据徐茵(滁州市琅琊区政协原副主席)女士调查,1972年和1985年,滁州市老城区原宽四米的中心街两次拓宽至二十四米,拆除民房一万平方米。吴棠故居吴氏南公馆临街的房子被扩路拆除。上个世纪90年代末期,临街的房子再次拆除改建成楼房,剩余的房子基本保持晚清的格局,除新华书店职工外,居住的都是收入较低的市民。现在用作新华书店职工宿舍的部分保存较好。保存下来的南公馆有东西正房三间,面阔三间,进深一间。硬山顶,小砖瓦。抬梁式五架梁,面阔十二米,进深七米。挂落雕花槅扇窗。还有南北厢房各两间,抬梁式三架梁,面阔两间六米,进深五米。20064月,吴棠故居已被滁州市人民政府批准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东面临街,西至金刚巷,北至盐局巷,南至人民电影院,均为吴棠故居保护范围。

    据《滁县房改后房主分户情况登记表》(存在滁州市房产经营管理处)记载,产权登记人为吴公望。不过,它并不是吴公望自己置下的产业,而是其继承祖父吴棠的遗产。同治二年十一月,盘踞滁州六年之久的李世忠(李兆受,一名李昭寿。先在家乡河南结捻起义,失败后投靠太平军,被封为“太平天国殿右拾文将帅,”后受胜保招降,清廷赐名李世忠,官至江南提督)拥军自重,残害百姓,经漕运总督吴棠一再参劾,清廷饬令漕运总督吴棠会同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两江总督曾国藩等密商剿抚之策,妥筹办理。同治三年四月,吴棠经周密筹划,派遣从子、知府衔直隶州知州吴炳麒、族侄署江苏奉贤县知县吴炳经、特赏知县吴炳庭等率部遣散盘踞滁州六年之久的李兆受部并接管滁州城时,吴炳麒父亲、吴棠长兄吴检随之入住滁州城,营造了吴氏西公馆(后来,吴检次子吴炳仁增拓了后花园——约园):位于滁城西大街75号,共有七进。吴炳经及其弟吴焘(举人、候选郎中)营造了吴氏北公馆:位于北大街25号。同治八年,吴棠在四川总督任上,与成都将军崇实关系不好,处处受到满人崇实掣肘。吴棠非常痛苦,曾致函家人,希望能不为五斗米折腰,告老还乡,归隐田园。一向孝顺的吴棠次女吴金蕙(一名述仙)与其夫杨士夑帮助在滁城营建了吴棠养老之处,取名招隐山房,即吴氏南公馆,位于原中心街72号,今南谯北路(中心街)64—72号的吴棠故居。吴棠也从此视滁阳(滁州)为故乡。

    吴棠系吴公望的祖父,为皖东清史上唯一的封疆大吏。吴棠(1813~1876)字棣华,号春亭,又号仲宣。道光十五年乙未(1835)中江南乡试恩科第六十二名举人,道光二十四年甲辰参加大挑,一等引见,奉旨以知县用,签掣江南,分发南河搞河工。道光二十九年己酉补江苏桃源县(今泗阳县)知县。历任清河知县、署邳州知州、江苏候补知府、帮办浦六防务、江苏候补道、督清河练务、署徐州知府、署淮海道、署徐州道(兼摄徐州府事、办徐州粮台)、淮徐道、帮办江北团练、帮办徐宿军务、江苏按察使、江宁布政使署漕运总督、督办江北粮台兼管江北事务、节制江北镇道以下各官、实授漕运总督、署江苏巡抚、署两广总督、补闽浙总督、授钦差大臣等职,官至四川总督、成都将军,加都察院都御史衔、兵部尚书衔。

    吴棠生有三子:吴炳采、吴炳祥、吴炳和;女二:吴金兰、吴金蕙。

    长子吴炳采(1844~1861),字载甫,号翰香,业儒,早逝。貤赠中议大夫。娶句容县知县王会图之女为妻,生有一女。王氏(1842~?),貤赠淑人。

    次子吴炳祥(1850~1899),字吉甫,号子仙,廪膳生。同治九年(1870年)中轼江南乡试恩科第四十二名举人,候选郎中,江苏候补道, 曾任扬州知府、署江南巡盐道、金陵海关监督等官职,著有《怡庐诗钞》,校刊有《论语正义》等书。吴炳祥娶定远同知衔胡清女(1852~?)为妻,例封宜人,生子二:吴公望,吴公武。

    三子吴炳和(1852~?),字协甫,号少宣,附贡生。光绪元年(1875年)一品恩荫生,光绪二年钦赐举人,以父荫荫员外郎,光绪五年九月入京谒试,光绪六年,奉旨参加礼部考试,授直隶候补道。炳和娶黄氏(1854~?),例赐封宜人。有子吴增诃,娶桐城张廷玉的后人张传经(1883~1955)为妻,吴增诃有子吴克炎,吴克炎是电报专家,抗战时期在重庆从事邮电工作,战后回南京继续邮电工作,解放战争时期,随国民党部队前往大西南,后不知所踪。吴克炎有子吴绍彬,吴绍彬从小随祖母生活滁州、桐城等地,解放后毕业于南京大学,曾任滁州市工商银行总工程师,1993年退休。吴绍彬妻秦翠兰,在滁州市邮电局退休。吴绍彬有二子一女:长子秦威,次子吴琦,女吴媛媛,均生活在滁州。

    吴公望(18831975),名同远,室名望三益斋。自称安徽泗州盱眙县三界市(今明光市三界镇老三界)人。清末民初,吴公望流寓北平,居京师寓斋。民国后任故宫博物院文物点查组组长,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前后曾任国民政府司法院图书室书记官。吴公望身材标致,仪表堂堂,为人慷慨,在京师交游甚广,主要依仗其两个姑父。其二姑父杨士燮,字连城,号味春,系吴棠恩师、漕督杨殿邦之长孙。杨士燮兄弟八人,排行老大,他娶了吴棠的次女吴金蕙(一名吴述仙)为妻,吴金蕙贤惠多才,成了杨家的长嫂之后,决心资助弟弟们读书进学,住京郊时,生计艰难,吴金蕙典当所有陪嫁品及金银首饰用于家庭生活。在杨士燮的带领和吴氏的资助下,杨家弟兄八人发奋读书并参加科考,八兄弟中四人中进士,点翰林。杨士燮于光绪二十年(1894)甲午恩科会试中二甲第六十二名进士,与清末状元、著名实业家张謇是同年,曾任工部主事、监察御史、嘉应知府、浙江巡警道、禁烟督办;杨士燮四弟杨士骧(字萍石,号莲府)曾任山东巡抚、直隶总督,与袁世凯结为亲家。只有五弟杨士琦未中过进士,却最为风光。杨士琦(18621918),字杏城,他不光是吴公望二姑父杨士燮五弟,还是吴检之婿、扬州知府吴炳仁(18521927)妹婿,即吴公望堂姑父。杨士琦光绪八年(1882)中举,中举后曾寓居滁州吴公馆一段时间,曾在吴炳和陪同下游览过滁州西涧、清流关、琅琊山醉翁亭。他先报捐道员,后为李鸿章、袁世凯部下。杨士琦投靠袁世凯后,任洋务总文案献,成为袁“运动亲贵,掌握政权”的马前卒,持续十数年受宠不衰,被袁视为心腹,且素称“智囊”。先后任晚清农工商部右侍郎(为袁世凯长子袁克定上司)、邮传部长、政事堂左臣、南洋公学(上海交大前身)监督(校长)、招商局董事会会长等要职。辛亥革命后,杨士琦曾力劝袁世凯迫清帝退位,与南方议和;也曾极力拥戴袁登上“洪宪皇帝”的宝座。背靠大树好乘凉,有堂姑父堂姑父杨士琦罩着,吴公望在京师如鱼得水。当然,吴公望自身才学和豪爽性格也不可或缺。

    吴公望是饱学之士,擅长碑帖、古籍鉴定。广为流传的《曹真残碑》出土时最初拓本上就有朱建卿、韩小亭、吴公望等考藏印记。民国十二年(1923年)刊印的拓本上就有吴公望作的跋:“《魏曹真残碑》第八行‘蜀贼’之‘贼’字,第十一行‘蜀贼’之‘蜀’字初土时即为土人凿去,故‘蜀贼’未泐本,绝不可见。余在京师十年所见‘诸葛亮’本以十数计,唯此本‘上邽’之‘上’字未损,余均损甚,历经朱建卿、韩小亭收藏良可珍秘,世无‘蜀贼’未泐本,则此本为断后最初拓矣。癸亥孟春盱眙吴公望识于京师寓斋。” 此为判断《曹真残碑》拓本是否出土最初拓本唯一依据。

    吴公望是中国近代著名的碑帖专家,名重京师,收藏研究过中国历史上重要碑帖,鉴定过许多著名碑刻拓本。嘉庆年间重新发现后初拓本《泰山刻石》十字本上就有“盱眙吴同远公望父审定印记”,吴公望题签。吴公望对碑帖情有独钟,一次,他从妹婿张孟嘉(名恂,字孟嘉,一字孟举。清流魁首张佩纶庶子,中国现代著名女作家张爱玲伯父。清末民初知名画家、收藏家)处得一元至正年间周伯琦拓本的孤贴《诅楚文》石刻拓印本,中国著名文物鉴定家、金石学家徐森玉(曾任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故宫博物院院长、上海博物馆馆长、国务院文史馆副馆长、国务院古籍整理三人小组成员)先生一见惊喜,诧为世间孤本。为了大家都得一见,于是吴公望于民国三十三年,委托沈丘章用珂锣版翻印了一百本,分赠学者,孤贴《诅楚文》石刻才渐为学界所知。吴公望影印的《诅楚文》即《元至正中吴刊本》。《诅楚文》共有三文:《告巫咸文》、《告大沈厥湫文》、《告亚驼文》,仅神号相异,为战国晚期秦国所作,是祈求秦人所奉祀的神祗咒诅降祸于楚国的一篇宗教文学作品。宋欧阳修、苏轼、黄庭坚、张先、叶适、范成大、赵明诚等十数位名家均纷纷为之题咏、著录、注释、考证。惜南宋末年,原石原拓逸失不存。《诅楚文》石刻上承《石鼓》籀文,下启秦始皇峄山、泰山诸石刻的小篆,不仅是战国晚期秦楚关系的重要文献,也在古文字发展史、书法史上占据十分重要的地位。郭沫若先生就得到了吴公望的影印本《诅楚文》,他民国三十六年作《诅楚文考释》即引据了吴公望的《元至正中吴刊本》。国学大师、著名楚辞学家、古文献学家姜亮夫先生也曾引据了吳公望藏本的影印本:“余所据为近人沈仲华(按,实为沈仲璋)据吴公望藏本影印,吴又得之丰润张孟举者也。”著名文学家、翻译家、教育家施蜇存先生也引过此本,“亡友沈仲璋得到一个元代翻刻的木板拓本,三文俱全。用珂罗版影印了一百部,于是此刻为较多人所得见。”秦《诅楚文》珂罗版本用宣纸印刷,纸质不甚好。蓝色封皮,白色题签,上有徐森玉先生的篆书“秦诅楚文”四字,又有双行小楷小字“元至正中吴刻本  氏湫亚驼巫咸三本全”。后面有吴公望、沈丘章二跋。现在就是这种翻印本也十分罕见,成为难得的珍品。中国现代著名的文学史家、翻译家、 收藏家,训诂家郑振铎先生编纂的《中国历史参考图谱》第五册就全文收录了吴公望先生影印题跋的《秦诅楚文》碑刻名为元至正中吴刊本。

    吴公望对医学也很精通。新安医学许思文毕生心血所著《墨罗痧问答》一书是新安医家研治霍乱的早期专著,光绪二十八(1902年)在友人的资助下得以刊行于世,既实现了他济世活人的愿望,也给当时众多的霍乱患者带来了福音。吴公望曾为此书写了跋,盛赞是书价值:“但得是书者,味其说,遵其方,即遭其痰亦鲜有惧也!”

    解放后后,吴公望移居上海陕西南路-鸿安坊2号, 195381日被聘为上海市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聘书由陈毅市长签发。大同大学教授周退密先生在《文史馆感旧录》中记载:“吴公望(1883~1975年)。停云旧拓思林藻;翠墨高斋记雪泥。予不识君,解放后却屡见君之藏品散落于冷摊中,曾收得数种,记有停云馆刻《唐林藻深慰帖》。有君长跋多段,视其名款为盱眙吴公望同愈,室名‘望三益斋’。予人馆后,翻阅《馆员名录》,始知为同馆前辈,恨未及奉手与谈‘黑老虎’也。君工书法,偶有所见,率为小楷,学人之书,自具雅韵。”

    吴公望与原配生有长女吴克静(?)、次女吴克婉、三女吴克娴,长子吴克斌;与继配生有四女吴克敏、五女吴克宁,次子吴克昶。继配为李鸿章之孙女,家庭显贵,骄横异常。李家之所以愿意将千金小姐填房到吴家,主要看中的还是吴公望系吴勤惠之长孙,名门之后,门当户对。李氏于民国元年进入吴家后,自觉非常委屈,既恨吴家又恨李家,把全家搞得鸡犬不宁,常常把胸中怨气发泄到前任子女身上,因此对年仅三岁的继长子吴克斌很不好,态度非常恶劣,经常虐待幼小吴克斌。对继长女吴克静(?)、继次女吴克婉、继三女吴克娴,也不好,因为她们比较大了,所以李氏也不敢太过分。吴克婉、吴克娴因此很早就结婚了,婚后很少回娘家,后来都与他们的丈夫移居美国。吴克婉、吴克娴后来对吴克斌夫妇及其子女都非常好。

    吴公武无出,过继长兄之子吴克斌为后,吴克斌的这种身份,上海俗称两房格一子。

    吴克斌(1909~1971),字孟文。吴克斌幼时主要靠三个姐姐抚养,长姐吴克静(?)一边要对付继母李氏,一边要照顾二妹、三妹和弟弟,积劳成疾,未及成年,即夭折。吴克斌入学以后,多住校。后远离家庭,前往天津南开中学就读,因害怕继母,寒暑假均寄居同学家,不敢回家。高中毕业后考取上海南洋工学院电机系,即后来的上海交大电机系,与汪道涵(前上海市市长、首任海协会会长)为校友。读大学时寒暑假均寄居二姐或同学家。吴克斌身材高大,英姿勃发,喜爱运动,学生时代是篮球健将,据说共和国开国总理周恩来一直记得他在篮球场上的精彩表演。吴克斌品学兼优,身体健壮,英爽帅气,深得南开校长张伯苓厚爱。民国二十五年,吴克斌携妻子单秀娟及长子吴绍祯前往重庆为南渝中学(后来更名重庆南开中学)创办人张伯苓庆祝六十大寿,张伯苓多远就认出吴克斌,放下其他人直接呼喊“吴克斌”的名字迎了上去,并将寿桃赠给吴克斌长子吴绍祯。因张提及到了篮球,吴克斌特地临时组织了南开校友队,与南渝队打了一场篮球,为校长祝寿。

    贡发芹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中国政协明光市委员会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地址:明光市政府大楼六楼 电话:0550-8024706   Email:ahmgzx@163.com 邮编:239400

皖ICP备16006702号-1   技术支持:天工科技 0550-8660006


扫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