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滁周报》滁州吴棠故居产权登记人吴公望及其家事(下)
2018-5-17
来源:未知
点击数: 30          作者:未知
  • 滁州市人民政府于2017年斥巨资开始复建滁州历史名人吴棠故居,该故居坐东向西,坐落于原中心街72号,即今南谯北路(中心街)64—72号,解放后,其产权登记人是吴公望。吴棠故居复建后将进行布展,现将产权登记人吴公望及其家事介绍于此,以期有益于布展。
    吴克斌大学电机专业毕业后,曾得到国民政府重用,民国二十五年前后,主持了杭州、武汉、重庆等发电厂组的设计和建造工作。后前往英国进修。当时正是二战时期。英法已对德宣战,大批英国青年走上战场,后方空缺很多,吴克斌很快就升任英国一家电厂设计室负责人,为英国二战后方建设作出较大贡献,受到了英国政府的表彰。吴克斌内弟单声单家老八,现任世界震旦校友会名誉会长,南京大学名誉董事,南京大学客座教授,英国大地社委员,上海市海外联谊会理事)曾在英国伦敦图书馆看到,吴克斌的事迹曾载入英国出版的一本书里。吴克斌在英国发展前景很好,但国内抗日战争相持阶段已经结束,开始转向进攻态势,他毅然回国,回到重庆发电厂工作,为抗战出力。抗战初期,日军攻进杭州时,杭州电厂工人撤离时,吴克斌下属杨大车(解放后曾任四川人大代表)曾按照吴克斌嘱咐,将吴克斌设计的杭州发电厂巧妙炸掉,日军进入杭州,直到投降时都没能修好。抗战胜利后,在吴克斌指导下,很快修好发电。但不久,内战爆发,吴克斌再次携妻挈子远赴英国,后来升任英国曼彻斯特电厂总工程师。
    解放后,受周恩来总理号召,吴克斌放弃国外优厚待遇,携家人计划回到北京,参加新中国建设。周恩来总理深知吴克斌专长,就请邓颖超出具介绍信,拟安排吴克斌到北京专家局工作。这时,随子女寓居北京的明光人汪雨相(汪道涵之父,皖东地方教育家)常到吴公望住处走动,据传,汪的姑母是吴克斌叔母(吴公武之妻),吴克斌因此征求汪雨相意见,汪雨相认为吴克斌留在上海工作对国家更有利,也更宜于发挥学术专长。于是吴克斌选择了上海,住进了上海思南路近旁的原卢湾区瑞金二路48弄14号。吴克斌是机械工业部中国机械工程学会的早期资深会员,被任命为中国轻工业部派出机构轻工业部上海食品工业设计院(1956年,轻工业部上海食品工业设计院与轻工业部上海轻工业设计院与合并而成为中国轻工业上海设计院)总工程师。作为中国速冻技术的开创者,吴克斌成功地引进了欧美食品工业最先进的冷冻技术,是中国食品保鲜技术第一人,参加了当年上海也是中国的第一个最大的速冻冷库的设计工作,掀起了中国食品工业领域一场最新技术革命,发挥了前所未有的经济效益,造福了无数的人民大众。因此,吴克斌受到了国务院的通令嘉奖。
    吴克斌之妻是民国上海大律师单毓华之女。单家有十个子女,十八岁嫁到吴家的是长女单秀娟,美丽善良,温柔贤淑,聪慧能干,善于持家,具有很好的文化修养,与吴克斌郎才女貌,恩爱有加。
    吴克斌岳父单毓华(1883~955),字眉叔,亦作枚叔,泰州人。家贫,设塾课徒,敦行笃学,为乡里所重。年二十岁时,单毓华参加科举考试,以第一名入州学(秀才)。光绪二十九年赴日本留学,入东京法政大学,获法学士学位。光绪三十四年回国,殿试中举人。先后任清大理院推事、北京大理院庭长、长沙审判厅厅长,北京审判厅厅长、靖江地方审判厅厅长、天津地方审判厅厅长,上海震旦大学,上海法政学院、上海法学院教授,上海三吴大学法学院院长,是民国上海滩著名大律师,为人正直,敢于为弱者仗义执言,伸张正义,在上海名声极好!
    吴、单结亲,是吴克斌二姐吴克婉和二姐夫凌桐梧穿针引线的,凌桐梧熟悉单毓华,相交甚密。吴家看中的是单毓华的社会名望,单家看中的是吴家社会根基、封疆大吏吴棠之后,更看重吴克斌的正直善良、英俊潇洒、聪明帅气,富有才华和学问。
    吴克斌生子二:长子吴绍祯,次子吴绍光;女一:吴婴。瑞金二路48弄14号,距离思南路64号,步行只需舞分钟,所以吴绍祯、吴绍光、吴婴,小时候多随母亲单秀娟多住在外公家,那里有九位舅舅姨娘及他们的子女,人多热闹,所以吴婴兄妹对法租界的思南路非常熟悉。在所有子女当中,吴公望最看重长子吴克斌、长媳单秀娟夫妇,也非常喜欢他们的孩子——长孙吴绍祯、次孙吴绍光、长孙女吴婴兄妹三人。他经常从住处陕西南路-鸿安坊2号步行十多分钟到瑞金二路48弄14号品尝长媳单秀娟的厨艺。为此,吴公望曾把自己一生珍藏的很多字画、古籍、金银玉器和朝廷赐给吴棠及家人的诰命圣旨、奏折底稿、作品手稿、碑帖等物品均送给了长子吴克斌,吴公望赠送给长孙女吴婴的雕刻精致的鼻烟壶、形状不一精雕细琢的锡制小茶罐等手工艺品就有几十个。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吴克斌受到严重冲击。1969年12月10日,坐落于上海六合路35号的轻工业部上海食品工业设计院革命委员会将吴克斌列为资本家,指派本院的红卫兵革命小将会同附近上海第二医学院(前广济医院,现瑞金医院)的红卫兵大学生二三十人对吴克斌瑞金二路48弄14号住地实施抄家行动,历时三天三夜,据吴婴提供轻工业部上海食品工业设计院革命委员会出具的文物、图书抄家物资上交清单(文物、图书清理小组文物、工艺品清理表)记载,共抄走了吴克斌家中“字画75件、瓷器75件、古籍295本478册”等物品,名义上抄没文物、图书,实际上吴家其他个人所有物品也被全部抄走,包括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9月创建、担任四川梁山县特支、县委第一任书记的上海戏剧学院范纪曼(1906—1990,与刘海粟不、林风眠等是留法同窗)教授、著名画家赠送给吴克斌、吴绍祯父子的油画等朋友馈赠的礼品,共计三卡车,价值特别巨大,存放到轻工设计院当晚就失窃许多,“字画75件、瓷器75件、古籍295本478册”抄走后作了登记,是登记之中的一部分珍藏文物、图书,后于12月12日移交上海市文物图书清理小组存放。
    另外,抄家物资登记表(共15页)上的登记记载:抄走各种钻石(如方钻)、宝石(如祖母绿)、玉器(如玉佛)、瓷器(如元青花)、木器(如木象)、铜器(如铜炉)、石器(如石章)、骨器(如骨船)、印章等家中珍藏贵重物品三百余件;抄家物资上交清单(共5页)记载:抄走翡翠、宝石等各种钻戒、及耳环、手镯等贵重金银首饰一百余件。抄家第一天登记了,但登记的只是其中一部分,没有登记的很多很多,大部分都已失落;第二天、第三天没有登记,也不知去向。上海市革委会曾将从吴克斌家抄走物品和郭林爽家、荣毅仁家等大资本家物品一起展览过。
    据吴绍祯、吴婴兄妹回忆,红卫兵抄家时殴打了他们兄妹三人,打伤了吴克斌次子吴绍光,用电线搓成鞭子殴打吴婴,将单秀娟罚跪搓衣板一整夜,后又将单秀娟剃了阴阳头,勒令其每天扫里弄、扫马路,并将吴克斌关在单位隔离审查,进行批斗整整一年,经常叫吴克斌白天戴高帽子、前胸挂牌子坐“喷气式飞机”游街批斗,晚上只准睡长条板凳,变着戏法虐待、侮辱、折磨吴克斌。邓颖超介绍信成为吴克斌一大罪证,红卫兵一再逼迫吴克斌交代该信来历,吴克斌拒不开口,因此,吃了不少苦头。据说当时上海红卫兵头目徐景贤曾要求手下以此信为线索,从吴克斌身上打开国务院缺口,吴克斌因此受到非人待遇。吴克斌家人也受到严重连累,吴克斌属于高级知识分子,文革前月薪已达三百八十四元,相当于副部级待遇,被停止发放,单位每月只发给吴克斌妻子单秀娟、长子吴绍祯、次子吴绍光、女儿吴婴四人每人生活费十五元,导致他们生活异常艰难。后来,组织上认为吴克斌属于统战对象,对其予以平反。但吴克斌原患有胃病、高血压,受到冲击折磨后身体已垮,一病不起,住进医院,1971年,共和国杰出的电学专家吴克斌辞别了人世,被安葬在风景优美的苏州福寿山上,与松柏相伴。单位为其召开了追悼会,认为:“吴克斌同志为国家人民做了有益的贡献,并号召青年向他学习!”父亲吴公望参加了吴克斌的追悼会,白发人送走了黑发人。
    此时,吴克斌的海外亲友了解到国内乱象后申请吴克斌全家离开上海。当年吴克斌从英国回国时,他们曾劝吴克斌不要把积蓄全部带回国内,存一部分在英国和香港,将来以备万一,现在正好派上用场。但文革期间出国并非易事,吴克斌妻子与大家合计,先保证老大吴绍祯出国,其他人以后再寻找机会。1972年吴绍祯以探亲为由,出国暂居香港,后移居西班牙拉斯帕而玛斯市,用父亲的存款开始做生意。曾回国投资,任上海梦雅丝针织时装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吴绍祯非常聪明且富有创造力,曾师从范纪曼等名师学习过绘画,其油画、国画均具有相当高的水平,尤其擅长水墨画花鸟虾蟹虫鱼,可惜文革时期,他的个人天赋被扼杀。吴绍祯喜欢航模,曾自制带遥控的飞机模型。文革开始不久,上海几乎还没有人家拥有电视,他与弟弟吴绍光竟能设法自购电子管和电视屏组装黑白电视机一台,引得许多邻居朋友前来观看体育类电视节目。
    单秀娟、吴绍光、吴婴三人最后于1978年才一同离开上海。吴婴原是学钢琴的,出国后改做进出口贸易工作。早期曾多次回到上海故地重游,多次回国参加广州交易会。上个世纪80年代初中期,与上海市市长汪道涵、国家经贸委副主任朱镕基(后任国务院总理)保持交往,她一直称汪道涵为表兄。现居美国西雅图,与飞虎队将军陈纳德夫人、世界著名华人华侨领袖、社会活动家、美国国际合作委员会主席陈香梅女士及其次女、美国佛罗里达州州立大学教授陈美丽(辛西娅·陈纳德)女士长期保持交往。前段时间,陈香梅仙逝,吴婴曾在微信中发文悼念。
    据吴婴介绍,单秀娟携子女于1978年出国后,1979年,上海轻工业设计院通知吴克斌家人发还抄家物资,发还的不足抄走的百分之十,发还的物资之中有吴克斌父亲吴公望毕生收藏并赠予吴克斌的的75件字画,包括仇十洲的山水画、北宋宋徽宗赵佶瘦金体字画等名字名画,价值连城。当时归还抄家物资的时候,吴家无人在国内,吴婴就安排五姨单津、五姨父陈乾前往代领,领回后存放在吴克斌故居瑞金二路48弄14号三层洋房的一楼之中。吴婴安排五姨娘单津、五姨父陈乾住进吴克斌故居,负责妥善保管吴家发还物资。吴婴还三番五次嘱咐五姨五姨父及其小女陈薇一定要替吴家保管好这些物资。五姨单津去世后,由五姨父陈乾继续保管,陈乾一再向吴婴保证,会把吴克斌的75件字画及古籍等藏品收藏存放在阁楼上保管好,保证不会缺一件,保证完璧归赵。吴婴什么时候想要,什么时候就交还吴婴。吴婴曾多次返回上海家中察看,一直想把这75件字画带到国外。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因国家政策原因,带不出去。本世纪初,政策开禁时,吴婴再次回到上海,她到瑞金二路48弄14号家中取回吴克斌的75件字画及古籍时,五姨父陈乾翻脸,拒不交还。一年后,陈乾去世,单津、陈乾代管的吴家字画古籍等财物全部被吴婴姨妹陈薇占有,吴克斌的75件字画和古籍及相关物品均被陈薇转移。吴婴一直没有放弃追查这75件字画和古籍及相关物品的下落,但至目前仍不知所踪。
    现在吴棠故居即将修复。吴婴女士得知此事欣喜万分,她一再表示,希望有关部门能将吴公望这75件珍贵字画和估计及相关物品追索回来,她愿意代表吴家全部无偿捐献给吴棠故居收藏。倘若成为现实,那吴棠故居复建意义就非同一般了!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中国政协明光市委员会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地址:明光市政府大楼六楼 电话:0550-8024706   Email:ahmgzx@163.com 邮编:239400

皖ICP备16006702号-1   技术支持:天工科技 0550-8660006


扫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