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滁州日报》:皖东清官吴棠
2018-8-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2333          作者:未知
  •     皖东清官吴棠

        □贡发芹

        吴棠给兵部奏折

        清官吴棠,是皖东清史上唯一的封疆大吏,安徽清史上屈指可数的名人,同治朝四大疆臣之一,是滁州不可多得的历史名人文化资源。2017年,滁州市人民政府斥巨资修复吴棠故居。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吴棠,特采取全新的叙述方式,简介如下。

        吴棠生平

        吴棠,字棣华,号春亭,又号仲宣。嘉庆十八年七月二十四日(1813年8月19日)出生于安徽省盱眙县三界市(今安徽省明光市三界镇老三界行政村)一个平民家庭。幼年勤奋好学,艰苦努力。“家奇贫,不能具膏火,读书恒在雪光月明之下”。

        道光十一年(1831年),补县学生员(考中秀才);十五年,中乙未恩科江南乡试六十二名举人。二十四年,大挑一等,作知县用。二十九年,授桃源知县。后调任清河知县、署邳州知州。

        咸丰三年正月,以同知、直隶州知州升用。十一月,咸丰帝诏曰:“知县吴棠,团练乡勇,甚得民心,若令其带勇极大击贼,必当得力。”始受知于皇上。

        四年以同知、直隶州知州即补,并赏戴花翎。

        六年,留江苏以知府补用,补缺后以道员升用。

        八年四月,率乡练与李兆受战于滁州北关;五月,以道员遇缺即补。

        九年十一月,署徐州知府,单车之任。

        十年三月,署淮海道;闰三月,署徐州道,兼摄徐州府事,办徐州粮台;五月,补授淮徐道;七月,帮办江北团练;十一月,帮办徐、宿军务。

        十一年正月,赏加按察使衔;十一月,补授江宁布政使,兼署漕运总督,督办江北粮台,江北镇道以下各官弁均暂归节制。

        同治二年(1863年)三月实授漕运总督,赏加头品顶带。

        四年二月,署理两广总督;七月,暂留任漕运总督,署理两广总督、两江总督。

        五年八月,补授闽浙总督,加都察院右都御史衔、兵部尚书衔。

        六年六月,授钦差大臣赴广东查办总督瑞麟奏参广东巡抚蒋益灃、藩司郭祥瑞案。

        七年正月,调补四川总督。五月初六日,得到慈禧太后召见,主要询问李鸿章围剿捻军事宜以及对围剿捻军前景估计,恰好言中。

        十年二月,兼署成都将军。

        光绪元年(1875年),因病奏请开缺。

        二年正月,奉上谕准其开缺;三月,出川还乡;闰五月二十一日抵盱眙,病势增剧;闰五月二十五日抵三界,闰五月二十七日抵徐州;闰五月二十九日(1876年7月20日)病逝于滁州吴公馆。

        历史评价

        道光二十九年,两江总督李星沅等上疏朝廷,称吴棠:“该员年强才稳,办事勤明。”

        咸丰元年,两江总督陆建瀛等称吴棠:“该员才情明敏,讲求修防。”

        咸丰四年,太常寺少卿王茂荫向咸丰帝疏荐人才时称吴棠“捕盗认真,士民称颂”。南河总督杨以增奏明朝廷称吴棠:“该员惩暴安民,练勇御寇,事事实心,不辞劳瘁”“实心任事,始终不懈”。

        咸丰八年,按察使衔李鸿章赞誉吴棠:“江吕诸公骨作尘,乡邦扶义仗君身……天子知名淮海吏,苍生属望涧阿人……”十二月,漕运总督邵灿上奏朝廷,称吴棠:“倡办团练,为江北之冠,人亦朴实无华……实于地方、军务良有裨益。”两江总督何桂清称吴棠:“平时实力任事,深洽舆情。”

        同治五年,翰林院编修钱振伦称吴棠督漕期间:“以民慈父,为国重臣。江淮草木知名,天下治平第一人。”

        同治八年十月,湖广总督李鸿章上奏朝廷:“吴棠善政宜民,可为川省造福。”

        光绪元年,四川学政张之洞称赞吴棠:“蜀人八年夜安枕,蜀江三月花如锦……功在江淮德在蜀,年年俯仰饱食粥。巨人长德非空言,岁星所躔国有福。”

        光绪二年,吴棠病逝故里,朝廷上谕:“前任四川总督吴棠,老成练达,办事勤能。由大挑知县擢生监司,循声卓著。”朝廷御制吴棠祭文:“尔头品顶带四川总督吴棠荩诚自矢,练达有为。早列贤书,历膺民牧。”慈禧旨赐祭文吴棠:“尔原任四川总督吴棠,柱石勋高,栋梁望重。遗艰投大,慰深宫宵旰之勤;戮力同心,定全乎之安危之策。历始终而勤事,为中外所交推。”朝廷御制吴棠碑文:“尔头品顶带四川总督吴棠……举乡而早储伟略,为宰而丕著循声……练勇则咸成劲旅,翠羽锡荣;运筹则迅扫妖氛,丹毫纪绩。”

        《淮安府志》认为吴棠署理邳州知州时:“谘访利病,训诲愚蒙,循循然入父兄之诏子弟,不事操彻,而民自化。及其诛锄强暴,则又执法极严,不事姑息,一时治行称最,舆论翕然。”“……棠自咸丰初为清令,迄官漕督,先后凡十年。抚辑凋残,忠勤不倦。江淮倚为屏蔽。”由此,“声振江淮”。

        《盱眙县志稿》称吴棠“凡养民恤政之政,知无不举”。

        《泗阳县志》记载吴棠“光绪元年乞病归。取道秦豫,自徐而淮。居民焚香顶祝,望见颜色,欢声雷动,犹家人父子之久别得聚首也。盖棠之忠勤劳瘁,尽于江淮矣。”

        为官业绩

        道光二十七年,吴棠临时代理砀山知县,一月清积案百起。

        道光二十九年,吴棠补桃源县(今江苏泗阳县)知县,独以宽厚行事。既抵任,勤政化民,常以身先。有犷恶之徒横行乡里。一日正与人殴斗,严按之,极口唾詈。闻者均认为必被捶楚而死。吴棠暂时将其拘捕。次日,此人跪堂下涕泣求死,吴棠婉言相劝,释放了他,他因此受吴棠感化成为善人。久之,乡间不见有吏人迹,而治安状况始终良好。县内有一淮滨书院,吴棠经常前往检查,督促训导,亲自为书院筹集经费、选择主讲人、定立课程,与诸生讲论经术,次及文艺,每月一次。晚上闲瑕,就前往书院,为肄业生剖析经义,文教振起。为政二年,县内大治。筑滨卜家湖长堤保护桃源县城,百姓称“吴公堤”。

        咸丰二年,邳州大水,岁荒盗炽,吴棠调署邳州知州。秉承父亲吴洹教诲:“寇盗亦赤子,其积恶者必锄,其胁从者宜解散也。”吴棠行“首恶必惩,协从解散”之策,亲率壮丁,按名捕拿,邳民称颂。

        咸丰三年,咸丰帝诏曰:“知县吴棠,团练乡勇,甚得民心,若令其带勇极大击贼,必当得力。”始受知于皇上。

        同治二年八月,清廷采纳吴棠建议,命僧格林沁与曾国藩、吴棠等密商筹划处置李兆受之法,设法革除。数月后,李兆受仍在观望。吴棠命部下悍将陈国瑞自临淮移师迫近李兆受,李真正感到恐惧,于是乞降,允交还盘踞六年之久的滁州城池,解散部众。吴棠遂派副将张从龙、知府衔直隶州知州吴炳麒(吴棠长兄吴检之子)带队驻滁防守,监视滁州城内学官及察院,凡被李兆受损毁之处,即饬其出资赔修。李兆受占据的民田,责令有户者赎,无人认领者悉数充为义学经费,滁人如庆更生。吴炳麒解散众贼时,先与李兆受心腹义子李显发等密筹妥善,复与该军约,悉由南门退出,其余三门均键钥。至是,城中秩序不惊,佥谓:“他邑多扰,惟滁独完,皆公力也。”十数年太、捻战争,滁州古城保存完好,都是吴棠之功。同治八年吴棠家人迁居滁州,吴棠捐银四百七十两,在滁购置房屋数十间,作为恢复州学之用。后来,薛时雨重建醉翁亭,吴棠也是倡议、捐助者之一。

        吴棠十分重视川省水利建设,同治十年起,每年拔银七千两作为川西第一奇功都江堰治理修缮费用,并自始成为定例,为发挥都江堰工程作用做出了较大贡献。

        光绪二年(1876)正月吴棠卸任,时川省人口已增至六千四百四十八万余人,接近当时全国人口的五分之一,不到十年时间,川省人口净增一千九百多万人,足见吴棠治川重视修养生息。

        清廉之举

        道光二十九年,吴棠补桃源知县时,尝躬巡四野,问民所苦,益淮滨书院膏火。

        咸丰元年,吴棠调补清河知县,无积狱,百姓称“吴青天”。

        吴棠署邳州知州时:“设局倡恤,收养弃婴两千余名,深受士民称道。多次微服私访,查勘民情,积极倡导捐赠,赈灾济民。整饬吏员,严肃官场,禁止赌博,兴修水利,勤政爱民。”棠父闻之大喜,曰:“吾今日食得饱,寝得安矣。”

        同治元年九月,重建崇实书院,为书院主编刻印讲义十七卷,延钱振伦主讲。

        同治七年八月初九日直隶总督曾国藩致函并夸赞吴棠:“阁下昔在江淮,于属员曲加体恤,恩厚如山,至今传为美谈。”

        同治八年湖广总督李鸿章上奏朝廷:“吴棠忠厚廉谨,未有论其婪脏者。”密奏两宫太后,称:“吴棠与臣同乡,又在江苏同官五年之久,深知其性情朴厚,品行端悫,忠主爱民,出于至诚。”“廉谨”就是廉洁谨慎。

        同治十年九月,吴棠在倡捐白银三万四千两修缮扩建省城锦江书院和华阳书院基础上,又捐廉俸银一万两,在省城创建八旗少城书院,令八旗子弟入院学习。另捐资数千金以作山长修脯,生竟膏火和考核奖励。殷肫教养旗兵,尤多惠爱;劝学兴教,孜孜不息。

        同治十三年四月,吴棠收回成都南门文庙街西侧石犀寺旧址交四川学政张之洞建尊经书院。剔除旧习,改变士风,振兴蜀学。

        光绪二年,朝廷御制碑文盛赞吴棠:“尔头品顶带四川总督吴棠,正直砥躬,忠诚励志。”朝廷盖棺论定吴棠为“正直”官员。

        光绪二年,安徽巡抚裕禄称吴棠:“综计服官三十年,励己之清勤,爱民之肫切,有如一日。”“清勤”,即“清廉勤政(勤劳,勤于政事)”。

        光绪三年,漕运总督文彬奏明清廷:“……清江旧有书院,为贼所毁。棠于军旅之暇,筹款兴复,俾诸生讲学其中,人知向学,文教日兴。”

        光绪四年,二品顶带四川建昌道黄云鹄称赞吴棠:“……公自牧令,洊陟封圻。服官三十年,清谨之操,仁惠之政,人所共知……实近今所罕见。”“孳孳为国,爱民之意,一出至诚。”“清谨”,即“清廉谨慎”,清官行为操守。

        光绪七年,安徽巡抚裕禄、两江总督刘坤一认为:“(吴棠)捐廉俸以恤流离,散牛种以裨耕作,建文庙考棚以兴学校,筹应试之资以惠士林。凡有善举,无不具备。”“虽在妇孺,咸知感念。”

        民国学者邵镜人称吴棠:“仲宣微时,贫而好施与。见乞丐衣不蔽体者,辄衣之。叹曰:‘丐亦人耳,贫而不知耻,非其本意也。’及至显达,益慷慨乐善,凡里党戚友有贫乏者,无不随时周济其急。”

        综上,吴棠一生行善,为政清廉,是中国历史上难得的一位不畏奸权的清官廉吏。

        淮安吴勤惠公祠正门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中国政协明光市委员会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地址:明光市政府大楼六楼 电话:0550-8024706   Email:ahmgzx@163.com 邮编:239400

皖ICP备16006702号-1   技术支持:天工科技 0550-8660006


扫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