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滁周报》:雅故世交(上) ——薛时雨与吴棠父子
2018-9-13
来源:未知
点击数: 254          作者:未知
  • 薛时雨与吴棠关系资料很少,绝大多数人都是从薛时雨《重建醉翁亭碑记》中得知他们有些关联:“盱眙吴勤惠公时任蜀帅,方将移家为滁寓公。时雨雅故,以书干之,慨乎同心。”笔者知之甚少,试着简略概述。
    一、邻宇雅故
    薛时雨(1818-1885),清安徽滁州全椒县桑根人。字慰农,一字澍生,因祖居桑根山,晚号桑根老农。道光二十八年(1848)江南乡试解元,咸丰三年(1853)与其兄薛春黎同榜进士,次年授嘉兴知县,改嘉善知县,太平军起,参李鸿章军幕,以招抚流亡振兴文教为己任。官至杭州知府,兼督粮道,代行布政、按察两司事。晚年主讲杭州崇文书院、金陵尊经书院、惜阴书院,弟子中有进士、湖南学政张预,进士、安徽巡抚冯熙,中国末科状元、近代实业家、教育家张謇等名人。薛时雨是晚清著名词人之一,著作颇丰,有《藤香馆诗删存》四卷、《藤香馆词删存》二卷、《西湖橹唱》、《江舟欺乃集》及《札礼》若干卷、《尊经书院课艺五刻》、《惜阴书院西斋课艺》八卷等。
    吴棠(1913-1876),清安徽泗州盱眙县三界市(今明光市三界镇老三界)人。字仲宣,一字仲仙,号棣华。道光十五年(1835)中江南乡试恩科举人,道光二十四年,大挑一等引见,奉旨以知县用。道光二十九年补江苏桃源县(今泗阳县)知县。历任清河知县、署邳州知州、徐州知府、徐州道、淮海道、淮徐道、江苏按察使、江宁布政使署漕运总督、实授漕运总督、署江苏巡抚、署两广总督、补闽浙总督、授钦差大臣等职,官至四川总督、署成都将军,加都察院都御史、兵部尚书衔。吴棠著述也颇丰,刊行于世的有:奏稿十卷、《望三益斋诗文钞》十卷、《望三益存稿》五种十五卷 、《四川巡阅纪行诗》一卷、《韩诗外传校注》十卷(附补逸一卷)(辑)、《清河县志》二十四卷(修)。另刊刻《四书》、《五经》、四史、《文选》、《杜诗镜铨》及诸子集之属等书不计其数,编有《崇实课艺》(十七卷)、《滁泗赋存》、《椒陵赋存》、《盱眙吴氏族谱》(修)四卷等书。
    全椒、盱眙均属历史名邑,虽坟属于两州,但薛时雨与吴棠居住地相邻距离不过七十公里上下,属于邻宇。薛时雨小吴棠五岁,与其仲兄薛春黎作为当时儒乡最为出色的读书人,名噪皖东大地;吴棠十九岁补生员(考中秀才),二十二岁中举人,江淮闻名。旧时代读书人慕名交游求学虽千里不远,何况七十公里上下呢?他们之间应当很早就已相识并接触交往,而且交往很多,友谊很深,互相礼遇有加。否则,薛时雨何以称吴棠为“雅故”(即老朋友),并刻石记载呢?
    另外,有一事实可以佐证,薛时雨与吴棠交往过重。薛时雨曾经给吴棠从子吴炳仁诗集《约园存稿》题识:
    奉读大作,五律老练,逼近盛唐;七古矫健,畅其所说,并间有独造之句;五古气体浑朴,苏李陶韦解忧门径;七律七绝,俱近方家。钦佩,钦佩!
    时同治癸亥四月 世愚弟慰农薛时雨识。
    吴炳仁(1840-1921),附贡生,系吴棠长兄吴检次子,曾任上海大胜关税务、上海轮船支应局督办,扬州知府等职,早年一直跟叔父吴棠读书,后参与吴棠四川幕府。“同治癸亥四月”,即同治三年四月,此时,薛时雨已辞官主讲杭州崇文书院。从文中推测,可能是吴棠引荐,二十四岁吴炳仁曾持自己诗稿想薛时雨求教,薛时雨为其诗稿题识。落款,薛时雨自谦为“世愚弟”,说明薛、吴是世交,是邻宇雅故。

    二、寄诗明志
    除《重建醉翁亭碑记》外,薛时雨的著述及相关史料中,清晰地记载了他与吴棠的交往,首先是寄诗明志。
    古乐府寄吴仲仙督部
    薛时雨
    迢迢双鲤鱼,中有蹇修书。
    蹇修隔千里,相思情乃雨。
    持书上妆楼,对镜先含羞。
    岂无好膏沐,不上飞蓬头。
    忆昔年三五,新月斲眉妩。
    生小居长干,未解风波苦。
    叩叩接香囊,双江来横塘。
    脱我旧时衣,著我嫁时裳。
    梳妆讲时世,龋齿折腰眉。
    勉强学新人,背面偷弹泪。
    汉将出龙城,送欢事长征。
    欢去妾何托,井水鉴妾贞。
    远望江头渡,日暮鸦啼树。
    不怨打头风,但怯沾衣露。
    脱我嫁时裳,著我旧时衣。
    妾命薄如叶,君情浓若饴。
    兔丝附女萝,女萝施乔柯。
    乔柯阴自好,憔悴女萝老。
    长跽谢蹇修,愿言住西洲。
    西洲好烟月,消遣懊侬愁。
    这首诗写于同治丁卯年(1867)。是时吴棠任闽浙总督,薛时雨已辞官三年多时间,正主讲杭州崇文书院。据推测,写此诗之前,薛时雨可能收到吴棠致函,薛时雨写此诗回复。这首诗采取借喻手法,将吴棠比作蹇修(传说中伏羲氏之臣,古贤者),吴棠曾致书薛时雨(“中有蹇修书”),薛时雨收到吴棠千里捎书(“蹇修隔千里”),很是激动(“持书上妆楼,对镜先含羞”),但思前想后(“忆昔年三五”),自己出仕(“著我嫁时裳”)杭州以来曾遭“打头风”(“龋齿折腰眉”、“背面偷弹泪”)之遇,不能适应官场(“生小居长干,未解风波苦”),只好辞官回归布衣(“脱我嫁时裳,著我旧时衣”),感慨自己命途多舛,蹇修(吴棠)仍然垂爱不弃(“妾命薄如叶,君情浓若饴”),自己对此感激不尽,但不愿意再出仕(“长跽谢蹇修,愿言住西洲。”),希望寄情山水,消忧解愁(“西洲好烟月,消遣懊侬愁”)。此事在薛时雨《行状》后面部分有印证:“(曾文正公)尝欲疏荐于朝,(时雨)笑而谢曰:‘昔者吴勤惠公厚意与公等,自维宦浙数载,所忤多要人,其不堪世用亦明矣。’固辞乃止。”说明吴棠,惜其才,曾致书薛时雨,邀其再度入仕,为国家建功立业,薛时雨才以诗作答,借以明志。

    三、题词述怀
    薛时雨曾两次为吴棠诗文钞手稿题词,一是应邀而作,一是读后而感。
    题吴仲仙督部望三益斋诗稿即送赴川督任
    这首诗后来收入同治十三年吴棠《望三益斋诗文钞》卷首“题词”中则名为《仲仙制帅由闽过浙,出望三益斋大稿命题,谨赋长古一章,即送旌麾莅蜀》。
    另外,“题词”中还收录薛时雨另外一首诗《敬题粤游诗卷后》。
    敬题粤游诗卷后
    薛时雨
    星轺遥向五羊移,万里炎荒迓节麾。
    粤秀山前供吊古,皇华使者例陈诗。
    老臣虑远忧增杞,盛世筹边守在夷。
    荔浦花田空自好,锦囊曾不贮妍词。
    封圻何事苦相妨,棨戟巍巍各抗行。
    海国苍茫多变幻,疆臣争执费平章。
    论功百战推樊哙,不学千秋惜霍光。
    物议允孚宸听惬,清风一路拂归装。
    闽峤重临岂泽敷,东西川合又分符。
    圣恩稠叠邻封忌,新政严明黠吏逋。
    仅有苍蝇能玷璧,断无薏苡可成珠。
    扶桑日出浮云散,公正从之德不孤。
    衮衣萝薜记前缘,长啸湖山手擘笺。
    卿月至今明蜀道。客星长此老江天。
    亦思肝胆筹知己,自顾头颅感暮年。
    丛桂淮南公忆否?心香遥爇锦城边。
    前一首诗应当写于同治七年初。上一年九月,吴棠受命任钦差大臣前往广州查完广东巡抚蒋益沣案件,十二月回到福州。本年春节刚过,正月初八视事,没有几天,就接到调补四川总督圣旨。月底疏请陛见。二月初启程北上,路过杭州。据后一首薛时雨《敬题粤游诗卷后》自注,吴棠开春到杭州以后住节杭州,等待朝廷陛见回复。期间,可能地方官僚曾连日邀请吴棠乘画舫游览西湖美景,并在湖上设宴款待吴棠,吴棠顺便邀请在杭州崇文书院任主讲的薛时雨一同赴宴,故薛时雨曰:“陪宴西湖累日。”席间,吴棠出示了自己编选的《望三益斋诗稿》请薛时雨题词,薛时雨就“即席赋长古一章”,即《仲仙制帅由闽过浙,出望三益斋大稿命题,谨赋长古一章,即送旌麾莅蜀》,这个题目可能是原名。到了薛时雨《藤香馆诗删存》卷二中变成《题吴仲仙督部望三益斋诗稿即送赴川督任》了,我想可能是薛时雨删存时修改的。薛时雨称吴棠当时非常看好他的题诗——“公极许可”,吴棠改别人题诗的名子不大可能。其次,吴棠《吴棠望三益斋诗文钞》刊刻早于薛时雨《藤香馆诗删存》七年,改名应当是后者,符合客观实际。该诗开篇八句意在颂扬吴棠从牧令到封圻的业绩——“吴公治行天下知,周历牧令跻兼圻。长淮千里作保障,扫荡枭獐平鲸鲵。八闽两浙困兵燹,轺车一到甘雨随”。接着写吴棠受命钦差赴广州查处两广总督瑞麟控告广东巡抚蒋益沣滥支案,吴棠充分平衡了总督与巡抚之间的关系,能使用汉相“陈平”、“周勃”交集于心之法,能叫赵国“廉颇”、“蔺相如”将相和睦相处,令圣上满意——“交怀平勃睦廉蔺,封章上达天颜怡”,叙述了浙人惜别吴棠情形——“去年迎公浙民喜,今年迎公浙民嘻,攀辕卧辙苦惜别,三春风雨停旌麾”。之后,记述了吴棠自己对《望三益斋诗稿》的看法,忙于“疆寄”,无暇顾及“雕虫小技”——“自言疆寄责重大,雕虫小技久不为。频年行役逾万里,蛮烟蜒雨亲驱驰”。之后薛时雨希望吴棠履职川督之后,与羽扇纶巾的诸葛亮一样名垂青史——“愿公勋业迈晚近,堂堂巾扇名同垂”,还认为杜甫(“浣花翁”)、陆游(有诗集《剑南诗稿》)诗集不值得羡慕,而吴棠的酬唱和诗,能与“皋陶和夔”的才华媲美——“浣花剑南集何慕?赓歌上媲皋与夔”。虽然过誉,但肯定博得吴棠“许可”。
    《敬题粤游诗卷后》一诗,记述了吴棠就任钦差赴粤办案情形——“星轺遥向五羊移,万里炎荒迓节麾”、担当——“老臣虑远忧增杞,盛世筹边守在夷”和效果——“物议允孚宸听惬,清风一路拂归装”,并表示歉意——“亦思肝胆筹知己,自顾头颅感暮年”。想来,吴棠曾盛情邀请薛时雨襄赞戎幕,被薛时雨婉言谢绝了。薛时雨在《藤香馆诗删存》没有收录此诗,可能薛时雨自己对这首诗不太满意,删去未存。但一品大员吴棠还是很看中薛时雨的评价的。

    四、同赏少荃
    此外,薛时雨在《藤香馆诗删存》中提到了吴棠《望三益斋诗稿》中收录的李鸿章(字少荃)明光题壁诗一事。
    旧日题吴仲仙督部诗稿,内有和李少荃爵相丙辰明光题壁诗韵,附载原诗云;
    丙辰夏明光镇旅店题壁
    李少荃
    四年牛马走风尘,浩劫茫茫剩此身。
    杯酒藉浇胸磊块,枕戈试放胆轮囷。
    愁弹短铗成何事,力挽狂澜定有人。
    绿鬓渐凋旄节落,关河徙倚独伤神。
    巢湖看尽又洪湖,乐土东南此一隅。
    我是无家失群雁,谁能有屋稳栖乌。
    袖携淮海新诗卷,归访烟波旧钓徒。
    遍地槁苗待霖雨,闲云欲去又踟蹰。
    薛时雨在《藤香馆诗删存》中说明了从吴棠《望三益斋诗稿》转录李鸿章明光题壁诗缘由:“盖其时爵相从戎四载,大江南北到处烽烟,故声情激越如此。异日封疆将相毕露。笼纱韵事连远轶,前人深恐兵燹之后,逆旅主人罔知护惜,明光村镇亦未必有传播之者,谨录原诗于右,并作貂尾之续,寄呈爵相一粲。且以备词林采择云尔。”随后和诗两首:
    短衣匹马起烟尘,莽莽乾坤系一身。
    出岫但随云变化,挚天终藉柱轮囷。
    十年仗剑题诗客,万里犁庭扫穴人。
    试向旗亭翻旧什,悲歌字字见精神。
    攀鳞附翼遍江湖,落拓何人独向隅。
    北伐功成归战马,南飞翮倦冷楼乌。
    穷支大府新祠禄,老作高阳旧酒徒。
    拟上鹤楼访崔颢,楚天遥望重踟躇。
    李鸿章作于明光诗共六首,吴棠和诗计四首。咸丰六年,李鸿章回乡办团练已四年,虽然叙功赏加按察使衔,但功高易遭妒忌,一时之间,谤言四起,李鸿章几不能自立于乡里。李鸿章只好离开团练,另寻出路。他想到了此时正好奉讳里居三界的吴棠,李鸿章先到明光,住进明光一旅店,在墙壁上作《丙辰夏明光镇旅店题壁》二首,之后,到距离明光月三十公里的三界拜会了吴棠,并将明光题壁诗抄赠吴棠。李鸿章首次到明光,只带着几十匹人马来,实际上是逃难,从老家庐州(合肥),跑到明光是寻求吴棠帮助的,人单势孤,窘态万状,但仍狂傲自负,依然不可一世。诗首概言自己作为朝廷牛马回籍办理团练,对付太平军和捻军,奔走于战火之中,前后已超过四年。但太平军、捻军势头旺盛,家国危亡,安徽团练大臣吕贤基殉难舒州、父亲李文安流离亡故,浩劫之中独余自己一人了。诗中哀鸣:“我是无家失群雁,谁能有屋稳栖乌。”穷途末路,只好“ 袖携淮海新诗卷,归访烟波旧钓徒。”作为老友吴棠自然被打动,遂作《和李少荃观察丙辰明光题壁原韵》二首相和。
    和李少荃观察丙辰明光题壁原韵
    吴 棠
    眼看沧海竟成尘,同此乡关潦倒身。
    击楫原期涉风浪,取禾甘让檀廛囷。
    可怜战哭多新鬼,无那穷途半故人。
    望切天戈勤扫荡,莫教困郁损心神!
    那是扁舟泛五湖,中原委贼误偏隅。
    恬熙同作处堂燕,纵逸谁砚集夼乌。
    但愿旌麾劳大帅,何妨耕钓隐吾徒。
    故乡回首他乡远,欲别频教足重蹰!
    咸丰八年七月,太平军陈玉成攻陷庐州,烧了李鸿章宅第,掘了李鸿章祖坟,李鸿章全家逃到明光,再次题壁《戊午七月庐垣再陷重过明光次韵示吴仲仙》,吴棠再作《再叠前韵》二首相和,李鸿章再作《再叠前韵赠仲仙》二首赠和。李鸿章六首诗均收录在吴棠《望三益斋诗文钞》之中。薛时雨在其《藤香馆诗删存》中附录二首诗,是从吴棠《望三益斋诗文钞》集中转录的。薛时雨附录目的是担心旅店主人不知护惜,无人传播——“前人深恐兵燹之后,逆旅主人罔知护惜,明光村镇亦未必有传播之者,谨录原诗于右”。吴棠作《和李少荃观察丙辰明光题壁原韵》二首相和,对李鸿章的傲气并不欣赏,但没有直接驳斥,只是委婉地表达了出来。薛时雨看中的是李鸿章在旅店墙壁上作《丙辰夏明光镇旅店题壁》二首,才思博雅,慷慨激越;吴棠看中的《再叠前韵赠仲仙》二首,因为诗中盛赞吴棠为“天子知名淮海吏,苍生属望涧阿人”,溢美之词,淋漓尽致。

    但有一点值得肯定,薛时雨与吴棠都是非常欣赏李鸿章非凡文采和宏大气度的。

    贡发芹(明光)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中国政协明光市委员会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地址:明光市政府大楼六楼 电话:0550-8024706   Email:ahmgzx@163.com 邮编:239400

皖ICP备16006702号-1   技术支持:天工科技 0550-8660006


扫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