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知名淮海吏
2016-3-25
来源:明光市政协办公室
点击数: 1044          作者:侯光华
  • 天子知名淮海吏
      侯光华
      纵观吴棠一生,他并非少年得志,当属大器晚成。自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他32岁时大挑一等以知县用,分南河始,至光绪二年(1876年)64岁时因病于四川总督任上辞官回籍,历时三十余载。其间虽屡经擢升,数被易地,但在清淮为时最长。有县志曰:自清河始,官辙最久,民情之爱戴,亦清河最深。吴公有恩于清淮,他在淮的那些岁岁月月,事迹颇丰,且又多为现在淮安之民所未闻,甚为可惜。为弥补此憾,故作此文。
      情怀深深
      吴棠于一八一三年八月十九日生于安徽盱眙三界(今属安徽明光市)。他于咸丰元年(1851年)调任清河县知县前为桃源县(今江苏泗阳县)知县。时桃源盗风素著,吏亦暗与盗贼相通。吴棠到任后,躬亲督队,穷追遍搜,翌年即四境安谧,百姓称其真民之父母。与桃源接壤的清河,民俗柔弱,常受桃源欺扰。自吴棠任职桃源后,清河也受其惠,欺扰渐消。后吴棠任清河县知县时,百姓大喜,若家人父子相亲。吴棠果不负众,到任后禁胥吏苟派,辑赌博,严治盗贼,清查冤狱,年余即政声卓著,被称吴青天
      咸丰三年二月,太平军攻占金陵,继陷镇江、扬州,并具船运河,拟沿河北上。于是清、淮大震,居民一夕数惊,局面惶恐骚乱。刚任直隶州知州的吴棠又奉旨回任清河。为定人心,他盛迎父母夫人至署,后率属下疾趋郡城淮安。百姓见此而互曰:贼从南来,县主迎往,吾无忧矣。吴棠坐镇淮安运筹帷幄,他虽地无城郭,手无兵柄,却徒以忠义号召士民创设团练,数日后即聚众数万。吴棠将其编为七十二局,首尾相联,合力防御;连络凤、颖、滁、泗、淮、海、徐、扬八郡所属三十四州县互为固守,俨然一方统帅;同时故作声势,扬言朝廷百万大军不日将至。结果使太平军徘徊于瓜、扬之间而未敢沿河北进。一介小小知县,大敌之前镇定自若,为保境安民竟能运筹大局,有如此胆识谋略,实为古今罕见。他的过人之举很快被朝廷知晓,咸丰帝特地降旨垂询,予以嘉许:清河知县吴棠团练乡勇,深得民心,若令其带勇击贼,必当得力。使吴棠一跃而为天子知名淮海吏(李鸿章语)。
      咸丰四年正月二十四日,吴棠老母程太夫人病逝于清江县署。他丁忧去职,欲送葬回里。清河百姓奔走相告,聚众数百至大府请留吴知县。丁忧去职乃为清制,大府也知吴棠不可强留,但又难逆民心,只得上奏朝廷,结果上准吴棠百日治丧,之后复以带孝视事。离淮之日,自县署到郊外十余里,饯送不绝,道路为之而塞。这战乱年代里的壮观场面,彰显的是爱戴、眷恋、依赖、担忧,期望着吴大人能早日返淮。
      清河百姓的担忧终成事实。继丁母忧后,咸丰六年二月初一,吴棠之父北山公又相随过世,使吴棠再次回乡治丧。在其离淮期间的咸丰十年正月,捻军李大喜率部三万余众攻陷清江浦,淮海道道员吴葆晋等官员被杀,清江浦惨遭浩劫。吴棠若在,何至以此。是年三月,上命吴棠署淮海道道员。上任时,吴棠道路经过,火壁灰灶,残肢剩体,与民相视而泣。到任不久,旋又署徐州道、兼摄徐州府事、办徐州粮台。徐州乃江苏、安徽、山东、河南四省交冲,乃捻军活动中心。吴棠调任徐州,也是朝廷于危难之时对他的信赖与重用。咸丰十一年七月,穆宗嗣位,两宫皇太后垂帘听政。四个月后,因清江浦为南防粤匪(太平军)、北抗捻军之重镇,也因吴棠在徐剿捻有功,被授江宁布政使,兼署漕运总督,督办江北粮台,统辖江北镇、道以下文武各官。之前的咸丰十年六月,朝廷已裁掉江南河道总督府署,改由漕运总督兼管河务。至此,吴棠成为两督合并后的首任总督,也是集军、政、漕、河、粮、盐六权于一身最具实权的一任总督,步入人生辉煌期。
      这年腊月二十九,吴棠离徐回到淮安,隔日即是同治元年(1862年)的大年初一。新春佳节,理应祥和喜庆,但清江浦依然遍地灰烬,十室九空,井市萧条,疮痍满目,人皆视为危地。漕署在淮安(今楚州)府城,都以为吴棠会那里上任就职,吴棠却认为清江浦乃四达冲衢、南北咽喉,若再遭捻军攻陷,后果已非当初。于是,他当即移师驻扎于清江浦瓦砾之中,租民房为署,招流亡,简军实,檄各路官军来会。清江浦向无城垣,易攻难守,吴棠于运河北岸速筑土圩,以备坚守。土圩尚未筑成的当月,捻军李成即率众万余来攻。圩内居民皇皇,翘足思散。危急时刻,吴棠出坐圩门外,虽炮丸如雨,凛然无惧,沉着指挥。相持间,捻军百余骑兵伪装清兵渡河偷袭,吴棠急令兵士去除头巾以之区别,使计穷力竭的偷渡捻军悉数被歼。捻军余部无计可施,东窜阜宁后又潜至王营西,准备入夜再袭清江浦。吴棠夜遣轻骑掩旗其后,行至北濠外时突呼杀贼。捻军仓皇溃逃,被追十余里后退据桃源众兴镇。二月六日,该股捻军再犯清江。这时土圩仍未完工,诸将出战又不利,士民愈加惊骇不安。吴棠仍坐于圩门外,督军燃放巨炮,严禁一人一骑退入圩内,并遣精锐三百陷阵力战,余者协之。捻军终因不支而退却,复遁众兴镇。为除此威胁,吴棠遣军攻破众兴镇,迫使残捻西遁入皖。
      同治三年六月,两江总督曾国藩攻克金陵,不久奉旨赴苏北指挥剿捻。同治四年二月,上谕吴棠署理两广总督。当时徐、淮捻军活动仍很猖獗,吴棠疏请收回成命,专办清、淮防剿。朝廷嘉其体国公忠,不避难就易,准以暂留漕运总督任。下年八月,左宗棠迁任陕甘总督,吴棠奉旨接其位,补授闽浙总督。这时,朝廷因曾国藩剿捻不力,改任李鸿章赴徐州接替。吴棠在清江浦与李鸿章面商后离淮。至此,吴棠结束在苏北二十二年之为官生涯,挥泪离别清江浦,去浙闽上任。一年后他又调任四川总督,远赴成都。
      八年后的光绪二年(1876年)正月,64岁的吴棠因病获准回籍调理,取道秦、豫于五月抵清河。阔别重相逢,清河百姓焚香顶祝,夹道相迎,欣欣然犹家人父子久别得聚首。此时的吴棠,虽未到耄耋之年,数十年殚精竭虑之军政生涯,加上顽症缠身,形神已近垂暮之人,使清河百姓陡生悲伤。闰五月二十一日,吴棠返归故里,九天后即溘然病逝。朝廷闻之,褒赠有加,予谥惠勤
      传说纷纷
      吴棠任清河县令虽然仅为两年有余,却给历史留下一个至今难解的谜团。这谜团伴随着吴棠形象的受损已被纷纷扬扬传说、猜疑了一百五十多年。这就是吴棠因错送白银三百两,才使他后来官运亨通,仕途顺达。
      说它纷纷扬扬,是因为持此、信此说法的人实在太多,且从古到今尚无了结。这类文章叫人目不暇接,比如《慈禧报恩》、《满洲姑奶奶》、《吴棠之奇遇》、《清史演义》、《慈禧演义》、《慈禧太后》、《清宫艳史》、《报答》等等;有的县志也照搬录用。笔者新近看了本《狠毒妇人慈禧太后》,书中也有同样内容。须知,这本书是作为《中国名人大传》系列丛书之一于近期编写出版的。这些文章虽然纷纷扬扬、林林总总,但略作划分,便可归为三个版本。
      其一,慈禧幼名兰儿,其父惠征曾在湖南担任副将,死于任上。兰儿姊妹护送父棺乘船北上回乡,因家境贫寒,一路极其艰难,船到清江浦小憩靠岸。与此同时,吴棠一位故友过世,运其棺木的船也靠停清江浦,并告知了吴棠。时任清河县知县的吴棠便差人送去白银三百两,给故友家人作赙仪。岂料送银人将银子错送到慈禧船上。吴棠很是恼怒,逼其讨回。身旁幕宾这时劝道:听说船上是满洲闺秀,将进京候选,谁知她日后不会成为贵人?不如将错就错,结下这个善缘,或许将来会对你大有好处。吴棠采纳此言,并到兰儿船上吊丧。兰儿凭空接馅饼,无故受此厚恩,自是感激非常,将吴棠的名帖郑重放在自己的梳妆匣内,对妹妹道:我们以后若有出头之日,断不可忘了这位县令的今日之恩。殊不知兰儿就是后来的慈禧,成为大清王朝的统治者,也应了那位幕宾的远见。吴棠有福星高照、贵人相助,后来能步步高升也就不足为奇了。
      其二,在保留上述情节外,又添加一段吴棠与惠征曾是旧相识的故事:惠征曾是安徽候补道员,因久未实任,家境十分贫寒。小女兰儿虽秀美可人,也只能苦中度日。与惠征同在安徽的吴棠自然心生恻隐,时予接济。加上后来那赙仪三百两,前情后恩,慈禧当政后对吴棠的报答也就顺理成章。
      其三,在述完第一版本的故事后,又连上一句:吴棠实无才能,又遭言官屡劾,因有慈禧相护才未被劾倒,反而不断升迁。
      上述传说的理由不仅因吴棠晋升过快,更因他死后被谥惠勤的那个字,似乎一字泄天机。
      面对如潮之说,敢于违众者竟是两个洋人。约翰.奥特维.布兰德是清末英国《泰晤士报》驻上海记者,曾受英国领事委托,帮助戊戌变法失败后的康有为出逃日本;埃特蒙德.白克浩斯是英国作家、著名汉学家,当时在华执教。两人在慈禧去世不到两年,合作而成二十多万字的个人传记《慈禧外传》。此书一九一0年在伦敦出版后的十八个月内,竟然再版八次。当时美国《纽约时报》作了专门评论,认为此书堪称权威之作,因为它所依据的事实,全部出自于宫廷档案和太后管家的私人日记。《慈禧外传》中指出,有关慈禧护送父棺回京途中收银之说,是对慈禧极为不满的道光第五子敦亲王煞有介事地亲口所说,其实纯属虚构,意在使慈禧丢脸。后来台湾故宫博物院月刊《故宫文物》刊登唐瑞裕的《慈禧母家》,文中也认为惠征逝世于一八五三年,当时慈禧已经被选入宫,不可能再出宫护送父棺回京。
      窃以为,截然两种说法,前者言之众众,后者应之廖廖,一时难断是非。既然如此,就大可不必为其真伪去劳神费力。君不见历史上许多纷争不清之事确如深沉大海,后人究其真相,多半只会是剪不断理还乱,徒劳一番。吴棠仕途是否与慈禧报恩有关似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应清楚在苏北为官二十多年的吴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所处的那段历史又究竟如何。理清那段主脉,也许就会弄清吴棠后来升迁的大致原因。笔者以为,这原因主要有两方面:
      第一,系朝廷政策变化所使然。道光末年,外忧不断,内患迭起,以太平天国和捻军为主的农民起义烈焰冲天,清廷摇摇欲坠。曾经驰骋天下的八旗、绿营军已腐败无能,不堪大用。两宫皇太后垂帘听政后,议政王奕忻实行了前朝重用汉人的政策,而且过而为之。在围困天京的江南大营被破,特别是被倚为清廷长城的僧格林沁在山东高楼寨被捻军败杀后,满人已无统帅之才,能拯救大清江山者就只有汉人了。酣战太平军,江南曾国藩足称擎天柱石;屡败捻军,苏北吴棠也堪为托厦栋梁。精明的慈禧早已知晓这批汉臣忠勇可嘉,于是在用人上较为开明,不分满汉,当政不足一月,即委任两江总督曾国藩节制湘、皖、苏、浙四省军务,并给以军事便宜处置权。朝廷对其奏报辄深嘉许,言听计从,以示信赖。同为清廷重臣,分担南北大局,曾国藩能被朝廷擢升重用,而吴棠在四个月后才被补授江宁布政使、兼署漕运总督等职又何奇之有?与所谓的慈禧报恩会有何干系?
      第二,乃个人才能展现之结果。太平天国和捻军两股势力,分别拥众数十万,时而遥相互应,时而合力成团,都是威胁清廷之大敌。两军作战方式各有特点,太平军既能运动,更善固守;捻军惯于以走制敌,很少设防待攻。曾国藩剿灭太平天国后,挟胜者雄风奉旨坐镇徐州指挥剿捻,结果屡屡受创,引起朝廷不满。接换曾国藩的李鸿章,在朝廷限定时间里也迟迟难以奏效。之前,悍帅僧格林沁已遭覆灭。面对同一劲敌,唯有吴棠不败!在以徐、淮为中心的苏北千里大地上,饮马长江,挥鞭齐鲁,纵横驰骋,南北征战,吴棠几乎从无败绩,实属罕见!这般能臣如果不被擢升才为怪事,清廷用人实为保己,自然不会那么愚蠢,那么有眼无珠。况且吴棠在慈禧当政前已任徐州道、兼摄徐州府事等要职,并非特擢。还有一点极为重要,满人中不乏疾贤妒能之辈,对朝廷重用汉人已怀不满,被擢之人若无过人之处,不能使他们折服,皇帝是断难下旨的。认为皇帝仅凭个人恩怨即可随意赐官赏爵,只能是对历史的无知
      评论清清
      吴棠之仕途起步于国难当头的战乱年代,正是那场大规模农民起义的遍地烽火,成就了他一生风云,永世流芳。客观而言,他的不断成功与晋升,伴随的是他的对手的不断被剿与失败。关于他这方面的功过是非,是历史学家的事。曾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许嘉璐先生在给某次学术研究会的贺信中对曾国藩评价道:曾国藩不但是一位杰出的军事家、政治家,而且也是一位中华文化传统的维护者、实行者和推广者,在中国近代史上占据了重要的位置。这段话给我们以思维方向。我们需要认清吴棠,是因为他曾经是我们的父母官,后来还留给我们一座他的祠堂。他这父母官当得如何,是清官能官还是贪官庸官?值不值得我们乃至我们的后代去怀念和祭祀他?
      吴棠一生为官三十多年,经事万千,如何才能使人对他一目了然?那就是他对职务始终抱定的实心任事,始终不懈的态度与精神。咸丰四年,吴棠丁母忧去职期间,太常寺少卿王茂荫以其捕盗认真,士民称颂疏荐,上命河道总督扬以增察看。通过调查了解,扬以增向上汇报,吴棠为官实心任事,始终不懈。这八个字可谓凝炼了他的一生。吴棠的许多任职都是从署摄(代理之意)开始的,但每次的态度都是断不敢以暂时兼署,稍涉疏懈。为防忙而忘事甚至忙而误事,他还常把王阳明的名句愿闻己过,求通民情随身而带,用以警心自励。
      吴棠在苏北的剿捻安民和到四川几年里的镇压苗民起义等军事成果,无疑是他的主要政绩。此外也不乏可称道之处,其中首推重教。他任桃源知县时,为淮滨书院筹措经费,择人主讲,亲定课程并为学生剖析经义。在清河,他修复被捻军焚毁的清江文庙,移建崇实书院,亲为学生授课。任职四川时,他筹资白银三万四千两修缮扩建省城锦江书院和华阳书院;自捐廉俸银一万两,在成都县满城内创建八旗少城书院、新建省城尊经书院(今四川大学前身)。在家乡盱贻,他捐献饷银一万多两用作乡试,还兴建敬一书院……尊师重教乃吴棠任职各地之重要政务,他认为教育首重师儒,武备与文事相须,弦歌能消戎马。其次,黄河夺淮后,运河已久废不用,吴棠任漕运总督后的同治三年十二月,奏准购米三万石雇船试行河运,岸上欢叫小粮船!小粮船!粮船于第二年八月全部抵达通州,缓解了北方缺粮之苦。再次,建造清河城也是其壮举之一。清河向无城垣,易攻难守。咸丰六年清江浦惨遭捻军浩劫后,吴棠即谋划建城。清河附近无石可采,加之时间紧急,经奏准就近取洪泽湖高家堰大堤砖石抢建清河城,四月工成。上喻:清河扼南北之冲,其地向无城郭,实不足以资战守。经吴棠相度地势,筑建圩墙,挑成濠堑,仅四阅月,钜工告成。足见该署督办事认真,甚属可嘉!此外,在吏制革新、水利治理、废田利用等方面,他也有独到建树。
      吴棠也曾遭人弹劾。同治元年,他署漕运总督时,御史丁绍周奏陈江北厘捐积弊,朝廷命他照部定章程,严禁扰累。翌年正月,将军富明阿再疏,朝廷以吴棠办理迟延,严饬之。吴棠将收捐难处具实奏报,并提出自己的想法,得到朝廷的理解和同意。再次被劾是同治八年吴棠任四川总督时,云贵总督刘岳昭疏劾吴棠,称其眷属入川时,使用役夫三千多人,仆从索财,属员送礼等。朝廷派湖广总督李鸿章驰川查详。李鸿章查后据实奏报:吴棠勤政爱民,政绩明显,所参各节均属空言。并言川省官场习气颇尚钻营,吴棠履任后,遇事整顿,以致贪官猾吏造谣诽谤,应毋庸议。朝廷嘉勉吴棠,同时对刘岳昭未加详查即行疏劾的做法,予以严饬。
      历来宦海险恶,顺者寥寥。但吴棠并未沉浮,半生为官直到病逝,可谓善始善终。究其原因,就在于他一生实心任事,始终不懈,上受朝廷嘉许,下得士民称颂。
      吴棠卒后,漕运总督文彬奏请为他在淮建立专祠而获准,安徽巡抚裕禄与两江总督刘坤一奏建吴公专祠于故里三界亦被允。现在,后者已毁,前者尚存,于20033月被淮安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为迎接全国大运河文化节2008年在淮安召开,清浦区斥巨资对座落在运河沿岸已破败不堪的吴公祠进行了彻底修复,落架大修了残存的祭堂和享堂,按历史原貌复建了吴公祠后堂,建起门厅与祠内长廊,并在后堂塑起吴棠坐像,于享堂和后堂内对吴棠生平作了图文布展。在金秋飘香的200810月,修复与布展完毕的敕建吴勤惠公祠隆重举行了开放仪式,大门从此向市民敞开。
      (注:本文发表于2008818日的《淮安日报》)
      (作者系原江苏淮安市清浦区文化局副局长、清浦区文联主席)
      作者通讯号码:13056016796
相关文章
  • 暂无信息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中国政协明光市委员会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地址:明光市政府大楼六楼 电话:0550-8024706   Email:ahmgzx@163.com 邮编:239400

皖ICP备16006702号-1   技术支持:天工科技 0550-8660006


扫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