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杂交玉米之父—吴绍骙
2016-3-26
来源:明光市政协办公室
点击数: 1024          作者:贡发芹
  •   吴绍骙号又骙,安徽省明光市(原嘉山县)三界市(今三界镇)人。与晚清封疆大吏四川总督吴棠同族。1905年2月12日出生于一个九世以儒为业的书香世家,自幼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4岁时父亲即教他识字,6岁入私塾,11岁入三界镇芝生小学堂学习。
      父吴克仁,字醴泉,为乡里贤达, 1917年被推举为民国安徽省第一届议会议员,吴绍骙因此随父亲到安徽省城安庆市第一模范小学就读,毕业后进入安徽省立第一中学学习。1922年以后,吴绍骙人生面临重大转折,父母相继去世,使他受到重大打击。家人劝他留在家乡继承家业,料理田产兼教村塾。但他不愿靠祖业为生,决意自食其力。勤勉自励,走科学报国之路。
    1924年考入金陵大学预科,一年后初习该校文学院政治系,后转入农学院农艺系,师从著名小麦育种专家沈宗瀚博士主攻植物遗传育种学,立志为改变我国作物育种技术的落后状况,提高粮食产量,解决国人温饱问题做出自己的贡献。这一人生抉择标志他的思想走向成熟,也是他漫长科学生涯的起点。
      1929年夏,吴绍骙以多病之身完成了大学学业,获农学士学位。1930年3月,经业师沈宗翰介绍到浙江省棉业改良场肖山育种场任技术员兼主任,1932年转任安徽省建设厅技士,并被分派到省棉业改良场任技术室主任。1934年兼代场长,同年4月,他以名列榜首的优异成绩考取安徽省留学欧美公费生,9月抵美国明尼达大学研究院,师从国际著名抗病育种学家海斯(H.K.Hayes),专攻玉米育种课题,确立了他一生为玉米育种事业奋斗的道路。年近“而立”之年的吴绍骙,凭着强烈的求知欲望和远大抱负,克服了异域的寂寞和生活上不习惯等种种困难,在海斯教授的指导下刻苦学习,潜心于科学研究。
      四年异国留学生涯中,他没有休过一次暑假,没有享受外出游览观光。始终专心致志于玉米试验田内。玉米授粉阶段正值七、八月份高温天气,是避暑度假的季节,而他却钻进闷热的玉米地里进行跟踪观察记载。1936年获得硕士学位。
      但由于1935年美国中西部遭遇近50年来未有的大旱,他种植的玉米自交种全部被旱死,只好第二年重新播种。他的博士论文研究材料不足,撰写论文受到很大的影响,不得不延长一年学业。1938年,吴绍骙终于完成了题为《玉米自交系血缘与其杂交组合之间的关系》的博士论文,为玉米采用二环系方法培养自交系和配制杂交种奠定了理论基础。吴绍骙因此成为利用二环系配制玉米杂交种最佳的倡导者之一。后来,吴绍骙与赫斯、约翰逊被学术界尊崇为二环系的创始人。但他未及参加授予学位的典礼,即于1938年11月初起程返国。以后才获悉海斯教授已推荐他为国际荣誉学会西格玛赛(Sigmaxi)会员,他的论文亦经学校推荐在1939年3月份美国农艺学会杂志《农艺学会报》31卷上刊登出来。在这篇论文中,他以具有说服力的数据论证了亲本的亲缘远近与杂种优势高低之间的密切相关关系,对于玉米杂交种的亲本选配有很大的参考价值,因而一再被国内外育种学书籍和论文作者所引用。其权威性一直无人撼动。
      赤诚报国之心驱使吴绍骙毅然离美返国,但此时正值抗战相持阶段,祖国半壁河山沦陷、有家归不得。家乡嘉山县城三界镇已遭日寇三次蹂躏,六条主要街道被日寇放火烧了一大半。他只好绕道香港、海防、河内,经滇越铁路回到昆明,经他的业师沈宗翰推荐到贵州农改所任技术专员,从事玉米遗传育种研究。因受到农改所主任的排挤,被迫离开。
    1939年9月吴绍骙又应金大校友周明群之约,到柳州广西大学农学院工作。因这里已有一名技术员从事玉米研究,他只好改行从事水稻育种研究,并兼任广西省建设厅水稻督导专员、技正。1942年8月,吴绍骙受聘到当时西迁成都的母校金陵大学农学院任教授,后又兼任该院农事试验场副场长及农艺研究部主任。
      1945年抗战胜利。是年底,吴绍骙随金大回到南京,专门从事玉米育种研究工作。但此时,他从国外带回来的自交系材料因战乱到处奔波已荡然无存,不得不一切从零做起。为了筹措经费,他四处求援,幸得时任南京国民政府农业部农业推广委员会粮食生产组主任兼金大农学院农艺系主任的王组教授的支持,由农业推广委员会以推广玉米杂交种为名拔出经费,有效地支持了他开展品种间杂交种的选育研究工作。
      1948年春,吴绍骙因家务纠纷,离开金陵大学,回到滁县(今滁州)。因他是三界出来的名人,家乡父老对他寄予厚望,找到他,请他担任嘉山县复治委会副主任(主任为县长冯治安),筹划在故里三界镇重建国民党嘉山县政府。但是年冬,淮海战役胜利,大军南下,三界解放,还治事终结。吴绍骙由滁县返回南京。
      1949年3月,吴绍骙应当时国立河南大学农学院院长王鸣歧教授之约,前往南迁苏州的该院任教。不久,苏州解放。同年7月学校迁回开封,他因故未随同北上。利用短暂的空闲,在苏州与王鸣歧根据杜布赞斯基(Th.Dobzhansky)的英译本重译了苏联李森科的专著《遗传及其变异》一书(1949年由苏州工艺书局出版,1950年又由秉志推荐到商务印书馆印行)。杀青既就,他的好友、浙江大学农学院农艺系主任肖辅约他到该院任教,后又力荐他到浙江农改所任农艺系主任。但他不愿改行担任行政工作,且出于对今后事业发展的考虑,毅然决定从美丽富饶的江南北上到风沙漫卷的古都开封,期望在盛产玉米的中州大地一展他的远大抱负─为发展玉米育种事业而奋斗。为了事业,他不把环境艰苦放在心上。
      河南大学农学院迁回开封后,降格为农林研究所,吴绍骙受聘为农林教研室主任,并独自担任重建农学院的重任。1950年5月农学院在开封禹玉台建成后从河南大学独立出来,由省农业厅厅长刘潇然兼河南农学院院长,吴绍骙任副院长,主持学院全面工作,同时他还担任省农业厅副厅长。为了加强对科研工作的领导,1954年成立了科学研究委员会,主任由吴绍骙担任。1962年经中央教育部批准,吴绍骙在河南农学院首批招收了研究生,当时是河南省高校中唯一的。1971年8月,河南农学院迁许昌办学,文革期间受灾深重。1979年,吴绍骙在省委高教会议上甘冒风险,临时上台发言,据理力争,要求将河南农学院迁回郑州办学,4月4日,河南省委下发了“关于河南农学院搬回郑州的通知”,后升格为河南农业大学。从此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吴绍骙一生在学术上贡献卓著,其成就主要表现在建国以后。吴绍骙积极从事玉米杂种优势利用研究,在我国玉米育种科研发展的各个阶段均提出了许多创见,诸如:建国初期,提出以发展玉米品种间杂交种作为杂种优势利用的先导;50年代中期主张选育、推广玉米综合品种,并倡导利用异地培育方法加速自交系的选育过程。他的这些创见及其它研究成果,对我国玉米育种事业的发展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1949年11月,吴绍骙应中央农业部的邀请,以特邀代表身份参加了全国农业工作会议。会上,他根据1947年在南京金陵大学农学院主持的玉米品种杂交研究结果和1948年奥尔相斯基(M.A.01shansky)院士在全苏列宁农业科学院举行的年会上所作的研究报告提供的资料,作了《利用杂种优势增进玉米产量》的专题报告,就我国开展玉米杂种优势利用步骤发表了精辟的见解。他认为:玉米杂交优势利用的彻底而基本的办法是选育自交系间杂交种。但鉴于自交系杂交种需时过长,在育成自交系间杂交种之前的过渡时间,增产的办法是推广品种间杂交种。报告中,还提出了品种间杂交种的亲本选配原则,认为:“要想获得大而强的杂种优势,必然要注意到两个父母亲本的品种,凡是亲本的血缘较远的,一般说来,能获得杂种优势的机会就越大。”为此建议:“在国内应当用各地原来的玉米品种(硬粒种)和美国的马齿种杂交,来获得较有把握的杂种优势。”此建议,是国内最早直接利用新科技提高粮食产量的建议,与其博士论文文中所阐明的杂交亲本遗传分歧的大小与杂种优势高低之间的关系的理论是一脉相承的。1950年1月7日,《人民日报》全文刊登了吴绍骙的报告内容。
      尔后,在各育种单位选出的品种间杂交种的实践中,都证明他提出的上述建议是正确的。同年3月,中央人民政府农业部又召开了玉米专业座谈会议,邀请吴绍骙参加会议,并由他主持制定了《全国玉米改粮计划(草案)》,他和李竞雄、张连桂、刘泰、陈启文等亲自参加了计划的起草工作。吴绍骙的建议内容,被吸收在这个计划之中,对50年代发展玉米生产和指导玉米育种工作起到了很大作用。50年代全国共育成玉米品种间杂交种400多个,在生产上应用的有60多个,推广种植面积达2500多万亩。培育和应用品种间杂交种成为50年代玉米增产的重要措施之一。
      1950年至1951年,为了实施全国玉米改良计划,吴绍骙受中央农业部的委派,前往玉米生产大省山东省指导玉米杂交种选育工作。连续两年暑假,他不辞劳苦,汗洒齐鲁,为山东省玉米育种科研工作奠定了基础,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根据玉米生产发展形势需要, 吴绍骙在开封河南大学农学院开展了自交系间杂交种的选育研究。他从广西柳州沙塘试验站引进了一批单交组合,分别在洛阳和开封两地进行产比试验。产比试验结果表明,有相当数量的单交种比对照种(当地农家品种洛阳小金籽)成倍增产,前景看好。
    1952年,他的科研工作正当喜获丰收的时刻,我国开展了对孟德尔摩尔根遗传学说的批判运动,玉米自交系被视为异端。吴绍骙被迫停止了卓有成效的研究工作。但他并未就此放弃自己的追求。
    考虑到这部分的育种材料能在生产上发挥增产作用,一旦失去难以复得,于是他与洛阳农业试验站合作,将由12个自交系组配的91个单交种(其中包括27个正反交组合)的越代种加以混合,配成综合品种,取名“洛阳混选一号”。该品种经农民大面积种植后,证明比当地品种增产30-80%,最高亩产达1100斤。农民互相串换,不推自广,仅在豫西丘陵地区,推广面积就超过200万亩。
        1957年吴绍骙随中国农业代表团访问苏联,与苏联玉米育种专家哈德诺夫交流了育种经验,回国后参加了中国农业科学院成立大会,会上,吴绍骙宣读了《从一个玉米综合品种—-- 洛阳混选一号的选育推广谈玉米杂种优势利用和保持》的论文,文中指出:“当双交种未育成之前,或是双交种种子产生的量还不够普遍的时候,利用综合品种推广种植,可以收到增产效果,值得加以提倡。尤其是在目前我国农家品种产量水平不高的情况下,综合品种的产量是很容易超过农家品种起到增产效果的。”吴绍骙对综合品种的作用及其优缺点也作了科学的分析:“综合品种不是完美无瑕,它的缺点在于产量不及双交种高。但有其优点,如配制成一个综合品种所需要的时间远比双交种短,而且种子繁殖简易。尤其值得重视的是,配制综合品种可以作为培育双交种过程的‘副产物’,并可把它看成推广双交种的先驱者。”吴绍骙还着重强调:“综合品种不仅可以直接推广于生产,还因其由数目众多的亲本配成、遗传基础复杂而成为选育自交系的理想源泉。”得到与会者一致好评。
    在我国玉米双交种尚未得到普及推广的过渡时期,吴绍骙提出了选育与推广综合品种的主张,与墨西哥国际玉米小麦改良中心在第三世界的一些国家推广综合品种的做法不谋而合,而且走在他们的推广工作之前。同时,也正如他所预见的,一些育种单位以混选一号作为选育自交系的基本材料,从中分离出了高配合力的自交系。象我国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期推广面积最大的单交种“新单一号”的亲本自变系之一“517”,以及“太183”、“太184”、“武102”等自交系,就是从这个综合品种中选出的,很受农民欢迎。
        保持综合品种的杂种优势是育种科研人员关注的课题,为此,吴绍骙提出采用混合选择法与半分法加以改良,并强调要注意保持综合品种的遗传复杂性。他的这些意见,与近代关于玉米群体改良的理论完全一致,只是当时主要是为了维持综合品种的杂种优势以便在生产上连续使用,而不是为改进综合品种群体的遗传结构以选育自交系为目的。这是从实用角度出发,无疑是站到了历史的高度。
    此前一年,毛明光论坛提出“百家争鸣,百花齐放”方针后,一度中断了的自交系选育工作得以恢复。为了夺回失去的时间,加速我国玉米自交系的选育,吴绍骙依据获得性状不能遗传、基本株的配合力基本稳定等遗传育种学原理,并根据建国初期河南与广西相互引种自交系和杂交种的实践经验,大胆提出了玉米自交系异地培育方法,即利用我国南方冬季气候温暖、适于玉米生长的有利条件进行加代选育,借以缩短育种年限。这是玉米育种史上一项重大科研创举。
        为了验证他的设想,他介绍了国外利用早代自交系配制杂交种的作法,从1957年开始,他与广西柳州 沙塘农业试验站、河南省农业科学院等单位合作,将北方玉米育种材料送到南方进行选育,一年种植两代。他的《异地培育对玉米自交系的影响及在生产上利用可能性的研究》(与人合作)和《对当前玉米杂交育种工作的三点建议》等论文,用丰富、翔实的数据论证了这一方法是切实可行的,能够普遍应用于育种实践。它不仅有利于缩短北方杂交种的选育年限,还通过互相交换丰富了双方的育种材料。玉米自交系的配合力不因异地培育而发生变化亦从实验中得到证明。
    吴绍骙以他的聪明才智与顽强拼搏精神叩开了成功的大门,他进行的异地培育研究成果,不但批驳了主宰当时的环境决定遗传的外因论错误学说,树立起创新的科学论断,而且通过实践开辟了我国南北穿梭育种的先河,从而改变了在固定地点进行新品种选育的传统做法。为此,吴绍骙成功地创立了异地培育理论,对促进我国玉米育种事业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从而奠定了他在中国玉米育种事业上开拓者的历史地位。
      异地培育的理论一直受到中央农业部的重视和学术界的推崇,在1959年11月召开的“全国作物育种工作会议”上,刘瑞龙部长和程照轩副部长均给予了充分肯定。当年的《光明日报》还在头版显著位置以《研究玉米简易快速方法——玉米专家吴绍骙在综合品种和异地培育方面做出贡献》为题专门作了报道。1960年1月,吴绍骙等人联名发表了《异地培育对玉米自交系的影响及其在生产上利用可能性的研究》论文,阐述了异地培育自交系的理论依据及其效果。1961年12月,中国作物学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湖南省长沙市召开,吴绍骙在会上作了《对当前玉米杂交育种工作的两点建议》专题发言,正式提出了进行异地培育以丰富自交系资源的可行性建议。次年2月,全国玉米科研工作会议在山西太原召开,吴绍骙在会上作了发言,经补充,后来以《关于多块好省培育自交系配制杂交种工作方面的一些体会和意见》发表在当年《河南农学院学报》上。从50年代末期开始,全国各省(区)的科研单位纷纷到南方(以海南省为主)建立冬季育种基地。大批育种和种子生产工作者从大江南北的四面八方汇集到宝岛,利用这个天然的大温室从事育种和种子生产。最早是玉米,以后扩大到高粱、水稻、小麦、棉花、大豆、红薯、麻类、瓜、果、蔬菜等数十种作物,南育已成为这些作物育种的常规过程。据统计,从1965年至1988年,仅海南省的“南繁南育”面积已累计达到164万亩,平均每年约7万亩,规模之大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吴绍骙倡导的异地培育方法,短短几年内在全国广泛推广应用,大大缩短了农作物品种更新的周期,加大了农作物的良种繁育进程,对提高我国作物的产量起到了重要作用。这项研究成果1990年荣获了河南省人民政府科技进步一等奖。
        在上述异地培育研究的论文中,吴绍骙还提出了双变种亲本的组配原则。他认为,在配制双交种时,自交系在亲本单交中对杂交种优势所起的作用决定于其配合力,而不能依靠类型间的差别作为产生杂种优势的主导因素。他同时还指出,虽则类型间的差别不足以作为产生最大杂种优势的依据,但是血缘间的差别依然是必须掌握的规律。他阐述的这些育种科学原理,对玉米育种实践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一向深受玉米育种界重视。
        坚持求实与创新是吴绍骙一贯的学风,他勇于攀登科学高峰,一贯主张重视吸收国外的先进经验,更强调在科研工作中要有独创精神,要根据科学实验的实践和生产实践,结合我国的国情探索新的方法和途径。他1962年在山西太原全国玉米研究工作会议会上提出了利用国外引进的和国内育成的现有材料配制杂交组合,迅速投入生产和进行自交系的早代利用等意见。尤其在玉米杂种优势利用方式上,他主张由双交种改为单交种。曾迅速产生了回响:河南省新乡地区农科所于1963年育成了单交种的种子“新单一号”生产程序简单,增产潜力更大,推广面积超过1000万亩。因此,各地纷纷以单交种代替双交种,使我国成为最早普及推广单交种的国家之一。这都是吴绍骙不懈努力的结果。
      1964年吴绍骙创建了河南农学院玉米研究室(1982年改为玉米研究所)在吴绍骙的领导下,河南农学院玉米研究室在杂种优势理论和应用研究上都取得了显著成绩,先后育成了豫农704、豫单5号、豫双5号、豫玉22号等优良杂交种,并在河南省内外大面积推广,仅豫玉22号2003年推广面积就达2500万亩,是当前全国第二大玉米推广品种,河南省第一大玉米推广品种。荣获国家科委、全国科技大会和河南省科学大会重大科技成果奖一、二、三等奖20多项,因此,“六。五”期间他被推举为全国玉米育种协作攻关专家组成员,与专家组组长李竞雄院士等紧密合作,为发展我国玉米育种事业作出了宝贵的贡献。是名副其实的中国玉米育种事业功臣。
        吴绍骙作为一名学者,一贯以严谨的科学态度治学。对各种学术见解,始终采取兼容并蓄、取长补短、择善而从的科学分析态度。1949年春天,他与王鸣歧合作将李森科所著英译本《遗传及其变异》一书重新翻译出版。他在译者序中阐明重译此书是鉴于“新旧两学派之争,在苏联正如火如荼,且将蔓延而及于全世界……在我国国内,仅倾赖于报章杂志片段之介绍,未足以窥其梗概,不无遗憾”。认为“我辈应保持科学态度,择善以从,切不必立门户之见,以自行闭塞其智慧之门……”同时申明:“译者稍涉猎于遗传科学,对李森科院士所持之说,所知甚少,不敢贸然赞同。此文之转译,仅为介绍遗传学中另一学派之见解而已。见仁见智,有待于读者之抉择也。”然而,他万万没有料到,他作为国内最早把李森科学说介绍到我国的学者之一,竟被“立门户之见”者扣上“坚持反动的、唯心的遗传学说的顽固分子”、“资产阶级用来欺骗工农大众的工具”等帽子。从此,他被迫中断遗传学的讲授,研究助手也相继星散。在这种异常的情况下,他依然坚持自己的学术见解,密切关注为之奋斗的事业。他顶住了种种压力。他冒着风险与苏联专家就玉米自交系间杂交种问题进行了激烈的争论。那位专家质问他为什么非搞自交系不可,吴绍骙立即予以反驳:“自交系间杂交种显然比品种间杂交种增产,我们为什么要放弃不搞?现在我国尚未推广自交系间杂交种,我无例子以奉告。但中国老百姓在养蚕业上早就采用的改良种,相当于玉米单交种,比原有种增产、优质是确定无疑的。”这位专家无言以对。
        吴绍骙就是这样,从不屈从权势,人云亦云。1952年在武汉召开的一次学术讨论会上,主持人说:“纯系学说可以休矣。”吴绍骙后来发言中则提出相反观点:自交系并非纯系,而且将大有用途。听众为之愕然,更为他担心,但他却泰然处之。他心中只有科学,只有真理,没有权威。
    吴绍骙对我国玉米育种事业所作出的重大贡献,一直受到党和国家的关注。1962年春天,他应邀列席了全国政协会议,并十分荣幸地被约请到中南海怀仁堂,与毛主席、周总理同桌进餐。毛主席坐在周总理的对面,吴绍骙坐在周总理的右侧,梁思成在周总理的左侧。总理亲切地询问了吴绍骙的姓名、职业,并立即把他的回答转告了毛主席。总理还含笑握着他的手嘱托道:“大办农业,多为祖国培育良种!”这对一个在旧社会苦苦找不到报国之门的科学家来说,是莫大的褒奖和激励!这一殊荣让吴绍骙终身难忘!
      然而,任何事情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又使他不得不离开了自己所从事的事业。1969年他被下放到商丘县五里杨公社的三刘庄大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他和老伴辛淑英及小外孙住在光线不足、四处透风的小磨房里,每月只有20元生活费,可心中始终惦念着那绿色的事业,耳边一直响着周总理的叮嘱。他不畏艰辛,孜孜以求,继续坚持科研活动。他让随同下放的教师引进玉米杂交种在当地试种,并亲自向群众传授玉米制种技术,举办业余农校,培训农业技术人员。在他和教师们的辛勤工作下,五里杨很快成了商丘的玉米高产典型,河南省的先进大队,大队书记杨格明因此当上了中国共产党第十、十一、十二届全国党代表。
      1971年,在省委主要领导人的多次过问和干预下,吴绍骙终于在恢复了工作。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这是他一生事业的第二个春天,此时他虽已年近古稀了,但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恢复工作后,吴绍骙又以高度热情投入到科研工作中。许多人都劝他,安度晚年。但他不服老,坚持以其年高体弱之躯,尽可能多地发挥自己的余光余热,为社会作出自己的贡献。
      1974年8月到10月,他参加了以俞启葆为团长的中国农业科学考察团赴美国访问,参观、考察了美国八个州的高等农业学府和育种研究机构,深入了解美国农业生产,特别是玉米育种的发展状况。回国后向农学院的科研人员认真谈了自己访问感受,并告诫科研人员要认真总结经验教训。
    吴绍骙一直不服老,始终关注玉米育种事业,为加速河南省玉米杂交种的更新,促进玉米生产的发展,他在1975年向省科委提出建立一个集科研、教学、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全省性玉米科研推广协作组建议,他担任协作组的顾问。通过协作组在全省广泛布点,进行试验示范,迅速肯定了郑单二号、豫农704、新单七号、博单一号四个杂交种的增产作用。尔后,又组织力量加速亲本自交系的繁殖,使上述杂交种迅速得到普及和推广。该协作组后来更名为河南省玉米高稳优低协作组,充分发扬吴绍骙团结协作精神,深入开展玉米高产、稳产、优质、低成本的综合研究,为不断提高河南省玉米产量做出了可贵的贡献。他主持的这项研究成果荣获了农牧渔业部科技改进一等奖。
        吴绍骙的座左铭是:“宁尽瘁于案首,毋垂殁于牖下。”1986年,吴绍骙因患膀胱癌和前列腺炎住进医院手术治疗。出院时医嘱他在家静养,不宜劳累。但他一踏进家门,就象往常一样工作起来,参加各种活动。人们劝他保重身体,注意休息,安心疗养,他却不以为然:“这病算不了什么,若不工作,不活动,反而周身不适!” 吴绍骙就是这样一位以工作为乐趣、孜孜不倦为人民服务的具有高度历史使命感的老一辈科学家。只要一息尚存,他就奋斗不止。
    “六·五”期间,他积极参加全国玉米育种攻关组的活动,多次冒着酷暑烈日前往各地考察和参加会议了解玉米育种信息,兴致勃勃,乐此不疲。
        “七·五”期间,他虽退居二线,仍坚持发挥余热十分关心我国育种科研的进展。1989年他获悉河南农业大学玉米研究所和四川农业科学院作物所合作,利用姐妹系配制改良单交种使制种产量得到大幅度提高的消息后,主动要求前往四川省现场考察。以84岁高龄,远涉千里,来到巴山蜀水,顶着烈日高温,坚持深入玉米地里,仔细观察和倾听农民意见,陪同的人多次劝他止步。但他却毫无倦意,满面笑容地说:“看到这样好的种子生产基地和这样高质量的高产制种田,看到这项种子生产技术为农民带来的显著经济收益,感到非常兴奋,完全感觉不到疲劳。”一个视科研为生命的,令在场的人为之地动容,肃然起敬。
        1990年,吴绍骙被国务院授予重大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吴绍骙一直是河南农业大学有重大影响的学科带动人。数十年来,他领导的河南农业大学玉米育种事业一直走在全国的前列,使河南农民成为全国第一个品种杂交种、第一个双交种、第一个综合种、第一个单交种的普及受益者。1992年,河南省玉米种植面积达2946万亩,亩产273.7公斤,最高亩产608.2公斤,总产806.6万吨,比1950年面积扩大1倍,单产提高5倍,总产增长10倍,这些成绩取得,有吴绍骙的重大贡献。
        吴绍骙一生始终坚持真理,维护科学,在一度几乎完全中断研究工作的困境中,仍然思考着如何为农民选育良种,如何加速我国玉米杂交种的选育进程等问题。1956年在党的“双百”方针鼓舞下,吴绍骙利用与来华访问的苏联玉米专家肖洛可娃和茹可夫座谈的机会,把酝酿了多年未能付诸实施的异地培育方法正式提了出来,征求他们看法,并立即组织力量开展研究工作,终于获得了异想不到的成功。是玉米育种史上一次重大革命。
        建国后,吴绍骙一直从事玉米遗传育种研究和农业教育工作。作为农业教育界和育种界的老前辈,他辛勤耕耘数十载,桃李满天下,始终以严谨求实的治学态度、理论联系实际的工作作风、严以律己宽以待人的坦荡胸怀和永不居功的良好美德,对学生言传身教,为人师表,诲人不倦,奖掖后学,不遗余力,一生为祖国培养了大批高级农业建设人才,使他毕生从事的玉米育种事业后继有人,方兴未艾。吴绍骙平易近人,和蔼可亲;襟怀坦荡;豁达大度,谦虚谨慎,淡泊名利;秉公办事,永不居功;乐以助人,热情大方,深受弟子的爱戴,他是中国玉米育种科学的一代宗师。其高足中有苏桢禄、陈伟程、任何平、汪茂华、罗福和、石敬元,刘宗华、陈彦惠等数十名教授及著名玉米育种专家,名扬全国。
        吴绍骙不仅是著名的作物遗传育种学家、农业教育家,而且是德高望重的社会活动家。他是知名的民主爱国人士,1950年加入中国民主同盟,先后担任河南大学农学院副院长(主持工作),兼河南省农业厅副厅长、河南农业大学副校长和名誉校长,河南省政协第四、五届副主席,河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七届副主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四、五、七届人民代表,河南省人民代表大会第一、二、五、六、七届代表,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和中央监察委员,河南省民盟第一、二、三、四届副主委,第五、六届主委,第七、八届名誉主委,民盟河南农学院支部主委。此外,还曾担任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二届委员,中国农业科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农业部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农学会理事、中国遗传学会理事,中国作物学会常务理事、副理事长、顾问,河南省农学会会长,河南省农作物学会、河南省遗传学会会长及名誉会长。“六五”期间全国玉米育种协作专家组成员,河南省玉米亩产、稳产、优质、低成本研究与推广工作组顾问。
      1997年6月13日经中组部批准,吴绍骙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1998年3月30日吴绍骙在河南郑州病逝,享年94岁。
      吴绍骙一生卓有建树,为发展我国玉米育种事业作出了杰出贡献。他摘去了中国玉米育种落后的帽子,翻开了中国玉米育种的最新一页。他首倡玉米品种杂交;首倡利自优良单交种下代的种子继续混合播种以制成综合品种;首倡异地培育,从北种南繁到南种北育;在国内最早肯定单交种在生产上的可能性。他有力地推动了我国绿色革命的发展,是学者之驱,人之楷模,被誉为中国农业学术界泰斗,玉米研究领域的奠基人之一。他是驰名中外的育种专家,农业教育家;是中国著名的玉米专家,中国玉米育种事业的开拓者;是当之无愧的中国杂交玉米之父。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中国政协明光市委员会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地址:明光市政府大楼六楼 电话:0550-8024706   Email:ahmgzx@163.com 邮编:239400

皖ICP备16006702号-1   技术支持:天工科技 0550-8660006


扫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