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女英雄戴锡可
2016-3-26
来源:明光市政协办公室
点击数: 1224          作者:武佩河
  •     自来桥镇位于明光市东南部,与来安县、滁州南谯区、江苏盱眙县毗邻,上个世纪40年代曾是津浦路东抗日根据地的一个重镇。19403月,嘉山县抗日民主政府在这里成立。这里群山环抱,峰峦叠嶂,绵延起伏,离城较远,交通不便。在抗日战争的艰苦岁月里,抗日女英雄戴锡可用青春和热血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生动故事。
        戴锡可,明光市(原嘉山县)人,1918年出生于女山湖南岸的苏巷镇戴巷村,当时戴巷是百里方圆内小有名气的大村庄,有上百户人家,村中首富当数戴锡可的父亲戴嘉树。戴嘉树30多岁时就曾任过盱眙县西乡(当时明光一带属于盱眙县管辖,统称盱眙西乡)桑戴区会长(相当于后来的区长)。戴嘉树在村中比较开明,他认为不论是儿是女都应读书识字。因而,幼年戴锡可和姐姐戴锡棉一道被父亲送往明光镇读书。1935年,戴锡可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凤阳师范读高师。
      读书期间,戴锡可就接触过中共凤阳临淮地下党组织,受到抗日救亡运动的影响,产生积极投身革命的愿望。抗日战争爆发后,这位大户人家的千金正在安徽第五临时中学高中部读书,学校停课,她怀着一腔报国热情,四处寻找中共党组织。无奈当时中共党组织仍处于秘密活动状态,她只得回到戴巷。
      1940年初,汪道涵在戴巷争取那里的一支地方武装,晚上汪道涵住在戴锡可家,她对汪道涵的博学多才敬佩有加,汪道涵那清秀文静的外表,钢柔相济的举止深深吸引着她,震撼着她。投身抗日,为民族解放事业而奋斗也是她在凤师读书时树立起的信念。当汪道涵离开她家时,她提出过要跟随汪道涵参加革命。思想保守,较为封建的母亲以死相争,暂时留下了她。接下去的日子,她开始以不吃不喝和母亲叫板。母亲慢慢地做了让步,但并不是支持,而是对她的想法和要求装聋作哑。戴锡可后来才明白,她当时除对革命抱以坚定信念外,她那扇少女的爱慕之窗被汪道涵闪过的强劲的磁场力很强的风轻轻地推开。在她刚刚懂事时曾和小伙伴们争论过,她不相信一见钟情之说,可她不相信的事就在她身上得到了验证。她觉得她和汪道涵就是许多爱情故事中所说到的那种一见钟情。就在几天后,汪道涵第二次到殷庄(戴巷的邻庄)时,戴锡可与其约定10日之内东乡见。
      戴锡可于19402月,前往东乡涧溪,找到了汪道涵,参加了革命,当年夏入党。在与汪道涵共处一段时间后,两人相互间的爱慕升华为爱情,并于当年夏结为夫妇。在那艰苦的岁月里,她成了汪道涵最得力的支持者和协作者之一。
      当时,皖东抗日革命根据地处于最困难时期,日、伪、顽、土匪、反动地主武装四面夹击。嘉山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不久,地方抗日民主武装也是刚刚建立,斗争环境十分复杂,磨擦不断,战斗连连。戴锡可先后被分配到自来桥、仇集、涧溪等地宣传抗日、发动群众,开展抗日、反顽工作。由于环境复杂,处境危险,常常是一天转移好几处。
        戴锡可能说善道,爱唱爱笑,待人和气,每到一处很快就能和那里的群众相处很好。晚上就着一盏油灯和村里的老婆婆、小媳妇、大姑娘一边衲鞋底、做针线,一边宣传我党我军的抗日主张。秋收时节一边帮助群众干农活,一边宣传抗日保家、减租减息、妇女们如何解放自己。常常冒着危险,深入拉锯地区发动群众,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动员群众执行三七分租,二五成息政策,组织群众做好支前工作。
      1941年,戴锡可担任自来桥区委书记时,怀孕在身,但她仍坚持工作,带领区武装民兵与日伪顽展开战斗。当年秋,临近待产期还带领区武装民兵劳武结合,保卫秋收。后被送往涧溪东庄宋家生产。由于环境复杂,戴锡可被秘密安排住在宋家后院的芦棚中。秋天的太阳仍不遗余力地烘烤着大地,芦棚通风不是太好,中午棚内好似一个大蒸笼;晚上,气温虽然有所下降,但里的蚊虫好似蚂蜂,叮得人无法入睡。戴锡可为使初生的孩子(汪道涵的长子,汪致远,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副部长,中将)能够睡好,她常常整夜整夜地为孩子摇扇驱赶蚊虫。
      孩子生下第3天,县总队计划拔掉石坝东南的上、下陈和南郢一带伪保武装,并引诱石坝日伪军出来,然后打伏击。汪道涵路过涧溪,为妻子带来了两斤红糖。当他在芦棚中看到了又瘦又黑的妻子时,一贯钢强的汪道涵眼眶湿润了,他紧紧攥着妻子的双手,半天没出声。戴锡可挣开被攥痛了的手,抱过熟睡的孩子说:你看看孩子睡得多香。汪道涵接过孩子。戴锡可又说:孩子还没名子呢。汪道涵看着孩子瘦小的脸自言自语的说:抗战,这仗还有得打呀!赶走了日本鬼,还有顽军,就算仗打完了,还要建设国家,革命,任重而道远啊!说着他突然微笑着看着妻子说:就叫致远吧?戴锡可点点头。
      近几天外面有什么情况,快说说,我都快闷死了!戴锡可从丈夫手中接过孩子。
      汪道涵忙说:大前天刘德荣率乌石山乡基干民兵收复了小横山,前天,县总队在六旅一部的配合下,在独山全歼了日伪下乡抢粮的一个营,伪营长孙坝夫和他手下250多人被俘。昨天、今天都没什么。
        汪道涵见妻子笑的很甜,又说:根据地废除保甲制,实行乡村制,实行公民登记制也已开展的差不多了。全县54个保,将改建为250多个行政村。
      汪道涵走后,戴锡可更是心急如焚,她知道区里有许多工作要做。就在孩子生下十几天时,她想把孩子寄托在宋家,她开始做起了宋家主妇的思想工作。宋家主妇姓汪,是汪道涵家下的姐姐。戴锡可就左一声他大姑,又一声好姐姐甜着人家。可宋家主妇任你磨破嘴皮就是不点头,说急了宋家主妇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数道戴锡可说:天下哪有你这样当妈的,孩子才十几天你就要走,你怎么忍心呢?抗日、工作,就是你一个人的事吗?再说了,你的身子也没调补好呀,会烙下病的。大兄弟(指汪道涵)临走时交代过的,让我好好照顾你,你这叫我怎么做呢?
        后,宋家主妇坚决地说:不等孩子满月,你决不能离开我家,要不你就别把孩子交给我。戴锡可没办法,只好继续住下来。
        在孩子生下第28天时,一大早,戴锡可听人说日伪军又组织兵力计划对皖东抗日根据地实行为期一个月的大扫荡,皖东军民全面动员要打一场漂亮的反扫荡,她再也无法等待。她找到宋家主妇,说:他大姑,孩子今天满月了,我这里有一块大头(银元),你拿去办几个菜,咱一家人中午喝个满月酒。宋家主妇接过钱,中午还真得弄了几个可口菜。午饭后,戴锡可一切收拾妥当,含泪把孩子抱给宋家主妇:他大姑,孩子就交给你了。宋家主妇一脸的无奈,一连退了好几步,双手直摆:不行!不行!孩子太小,孩子太小。戴锡可恳求地说:你答应的,这满月酒都喝过了,你可不能反悔!就在宋家主妇稍稍迟疑的一瞬,戴锡可将孩子送到她的怀里,并把一块银元塞到她的手里,眼泪像断线的珠儿散落下来。宋家主妇的抽泣声伴着小致远的哭声送走了初为人母的戴锡可。
      戴锡可又投入了紧张的反扫荡,她动员群众筹集军粮,组织妇女为抗日将士做军鞋,号召青年参加新四军,带领区队参加战斗。通过大量艰苦的工作,自来桥一带群众对抗战必胜的信念增强了,在给部队集中送粮时,广大群众用肩挑、背扛、驴马驮,送粮的队伍在武装民兵的护送下,一路高呼革命口号,一路高唱抗日歌曲,那情景前所未有,十分感人。许多村里出现母亲送儿当兵,年轻的妻子送新婚的丈夫当兵,并悄悄订下协议不立战功,不见家乡父老妻儿,那情景史无前例,十分动人。
      1943年春,淮南区党委决定津浦路东8县调整合并为盱嘉、来六、天高、东南四个县委和办事处。38日,戴锡可、王榕、陆璀、洪波、黄彬、杨寒等70多位妇女代表在西高庙召开县第一次妇女代表大会,纪念三、八国际妇女节。这期间,明光、大溪河、五河等地的日伪军不断出兵进攻古沛、大溪河、井头等地,为给日伪迎头痛击,我新四军十一旅及县、区武装集中兵力迎击来犯日伪军。戴锡可也随县总队到古沛、桥头一带发动群众并组织妇女做支前工作。当时,戴锡可怀上了第二个孩子,由于长期的奔波操劳,加之生活艰苦、缺少营养,1943年夏末,戴锡可在桥头的甫子岗早产了。由于体质弱,当时条件又差,孩子生下后七天就夭折了,戴锡可病倒了。当时正遇日伪军扫荡,为给戴锡可安排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养病,县里派人请进步士绅汤策安设法安排地方。汤策安亲自前往大郢找伪乡长桑国权。桑国权一听说是汪道涵的夫人、县妇抗会主任、戴巷村戴家二小姐,不敢怠慢,为封锁消息,桑国权悄悄把戴锡可安排在自家里屋,让老婆端吃端喝的服侍20多天。戴锡可的身体略有恢复立即又奔往抗日前线。
      抗战胜利后,戴锡可被调往苏皖边区人民政府工作,从此没能再回到她所战斗过的皖东抗日革命根据,但那里的人民永远没有忘记她,直到60多年后的今天,很多老人提到戴锡可时,都异口同声地称赞她是抗日女英雄。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中国政协明光市委员会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地址:明光市政府大楼六楼 电话:0550-8024706   Email:ahmgzx@163.com 邮编:239400

皖ICP备16006702号-1   技术支持:天工科技 0550-8660006


扫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