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棠史料》后记
2016-3-26
来源:明光市政协办公室
点击数: 948          作者:贡发芹
  •   在吴棠逝世130周年之际,《吴棠史料》一书即将付梓,作为编著人,我有很多话想说,但又不知从何说起。
      那就从头说起吧。我出生于风光秀美的女山湖畔,在女山脚下和女山湖畔渡过我最优美的童年时光。女山的灵气和女山湖的秀美一直陶冶着我的性情,神奇动人的传说启迪了我的心智。我的性格和品格中既有山的坚韧和沉稳,又有水的灵动和激越。我自幼勤苦好学,善于思考,充满了对知识的渴求。然而我对史学研究毫无兴趣。说起来很有意思,我童年时代最先表现出来的是数字演算方面的天赋,那时我特会算帐,未入学之前口算速度惊人。曾有人选择几个大、小队会计当众用算盘与我比赛,结果都败在了我的口下。因此,女山方圆数十里都传我为神童,按现在流行的说就是智商高于常人,我亦因之飘飘然。应该说良好的智力基础对我的以后人生追求和事业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不论是处在顺境还是逆境中,我都对一切充满自信。
      然而我的人生之路并不顺畅,小时候因家庭特别贫困,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七岁时开本上学没几天就辍学了,生了一场病,十岁才好。这时家中一贫如洗,兄妹六人,父母无力全部供养上学。父亲当时虽是民办教师,但在知识无用论的文革时代,他看不到读书的希望和作用,于是决定让我为生产队放牛挣工分。但我很想读书,放了两年牛之后,我再也不愿放了。于是,父亲便把牛交给了二弟、三弟,让我插班读四年级,但让我承包了家中喂猪、烧刷等义务。读书期间,我的数学成绩一直名列第一。于是我便做起了数学家的梦。然而,好梦刚开始就破灭了。初一生了一场病,半年没上学;初二又生了一场病,又是半年没上学;幸好初三一年平安无事。我中考取得了较为理想的成绩,我是多么想读高中上大学啊,但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师范。当我看到父亲为了支付我的体检费,将家中唯一的一头生猪拉到食品站卖了五级,得款50多元时,我的心里酸溜溜的。填报志愿时我犹豫再三,父亲说:你如果想念重点高中,我们再苦也支持你。我知道父亲这话并非发自内心,因为早在我刚读初二时,二弟生病,在邻乡卫生院住院,我去接二弟出院时,父亲在路上跟我说了一句话:你要是能考取中专就好了!这话给我印象太深了。父亲压力太大,他希望我能跳出农门,早一点出来工作,好减轻他的一点负担,我非常理解他的无奈。我于是问什么最省钱,父亲说师范最省钱,不要交学费,还发给生活费。我说那就填师范吧,父亲说好,于是他长期愁云密布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苦涩的微笑。殊不知这一选择是父亲和我一生共同的愦憾和痛楚。
      师范三年中,我又因生病,半年没上学,除了实习半年,实实在在只读了两年书。不过,我的兴趣还是在数学上,并自修了高校部分数学课程。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乡村小学教二年级语文,三角函数、立体几何、高等代数,一无用处。于是我痛下决心,改行进修中文,但语言文学是没有什么明确的标准的,从事文学和专业写作,非特别优异者很难成功,甚至连谋生都十分困难。无奈,我又改行学法律,很快考取律师资格,从事执业律师业务已15年。但我并没有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律师职业上,当律师的最大愿望是自己和家人的权益不被或少被别人侵犯就非常知足了。此外,我不敢追求,也追求不上。
      但俗话说,技多不养人。改来改去,一事无成。为此,我很着急,而且非常着急。因为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希望在多个领域都取得成功,在多个方面都具有精深的造诣,那是不可能的。
          于是,我又开始求索。拼命读书,读各种书。于是,我知道近代史上有个吴棠,是我市三界人,也是贫民出生,但能官至封圻,着实了不起。但我并没有兴趣研究他,因为我对近代史知之甚少,仅限于中学课本。一天,我看到了安徽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写的《安徽近现代史辞典》一书,许多县令一级人物都列入了词条,但却没有官居一品的吴棠,这使我不能理解。而许多书又把吴棠误说成江苏人,这更让我想不通。我知道吴棠在近代史上是一个很有影响的彊臣,但他被历史遗忘了,被安徽遗忘了,更被明光遗忘了,这太不应该。于是我产生一种冲动,搜集史料,写一部关于吴棠的史学传记《吴棠评传》,让世人知道,吴棠为何许人也。
       由于我的兴趣广泛,对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特别是教育、文学、政治、经济、法律等学科广泛涉猎,虽无大的建树,但均对我的吴棠研究工作起到了一定的辅助作用。然而万事开头难,一开始进展不大,也可以说很不顺利。因为作为一名高中语文教师,教学任务繁重;同时又担任律师,法律业务繁忙,时间和精力实在有限,对吴棠的研究时断时续,很不系统。再则,有关吴棠资料零星地散落在全国各地,很难查找,开始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查找,而且凭个人财力很难达到目的。就在我有些心灰意冷打算放弃的时候,滁州市政协原副主席、民革安徽省委秘书长王家琪先生将我推荐给了滁州市政协常委、政协文史委主任吴腾凰先生,吴先生听说我在研究吴棠非常高兴,就亲自到明光找到了我,对我褒奖有加,一再鼓励我继续研究下去。于是我坚定信心,无论有多大困难,我都要完成研究任务,撰写一部《吴棠评传》,还近代重要历史人物吴棠的真实面目。
      为此,我自1990年以来。自费5万余元,查阅了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北京图书馆(即中国国家图书馆)、皖图、南图、川图等30多家图书馆,获取了大量吴棠史料,撰写《吴棠评传》一书。这期间,很多人,包括上海太平天国研究会会长、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捻军史》作者郭豫明先生,厦门大学马列部副主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纪能文博士,上海中国东方出版中心副编审张爱民先生,都劝我撰写一本文学传记《吴棠传》,但我不愿步人后尘,追赶戏说时髦,坚持初衷不改,下决心撰写一部前无古人,后启来者的史学传记——《吴棠评传》。因多种事务缠身,近期无法完稿付梓。但今年是吴棠逝世130周年,不能一无所获。于是我便利用半年多时间,对自费2万余元复印的馆藏资料进行梳理,精选了相关内容,逐句辨识,认真点校,编著成《吴棠史料》一书。作为纪念。
      安徽省政协副主席、民革安徽省主委战秋萍女士于百忙中为本书撰写了热情洋溢的序言,在此,谨向战副主席致以崇高的敬意!滁州知名作家武佩河先生主动帮助我联系了出版社,申请了书号,令我非常感动。滁州市政协原副主席、民革安徽省委秘书长王家琪先生,已故安徽省历史学会原名誉会长、安徽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近代史研究室原主任、著名中国近代史专家马昌华先生,苏州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近代史专家池子华先生,安徽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翁飞博士,中国太平天国研究会理事、中国捻军研究学会顾问、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传记文学作家吴腾凰先生,安徽省文联副主席、滁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俞凤斌先生,中国捻军研究学会会长任锋先生,中共明光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张贵翔先生,明光市委常委、副市长汤道义先生,明光市六届政协主席周晖先生,常务副主席凌以均先生,七届政协主席韦守柱先生,主席陶瑾女士,常务副主席戴传明先生,明光市委统战部长、政协副主席傅守乾先生,分管副主席纵瑞来先生,滁州市政协文史委副主任卜平女士,琅琊区政协副主席徐茵女士,滁州职业技术学院学生处处长、副教授李平权先生,《滁州广播电视报》常务副总编鲁仁道先生,镇江图书馆副馆长、研究员徐苏先生,吴棠后裔、广西柳州市水电局原主任工程师吴绍坪女士,洪泽县图书馆原副馆长、副编审汤道言先生等领导和学者,对本书的出版给予了巨大帮助和支持,在此一并表示衷心感谢!同时也向吴棠研究会(筹)的同仁和支持我从事吴棠研究的师长及同事、亲朋刘振球先生,李龙先生,许永宁先生,王怀凤女士,李汪晴女士,徐军先生,马昌凡先生,黄立辉先生等表示衷心感谢!
      由于本人水平有限,疏漏不妥之处在所难免,敬请各位有识之士,不吝赐教!我将竭尽全力,争取在2007年底之前完成史学传记《吴棠评传》一书撰写任务,把它作为吴棠研究的阶段性成果奉献给广大读者。坚决不辜负史学界和明光64万人民对我的厚望。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中国政协明光市委员会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地址:明光市政府大楼六楼 电话:0550-8024706   Email:ahmgzx@163.com 邮编:239400

皖ICP备16006702号-1   技术支持:天工科技 0550-8660006


扫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