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老三界
2016-3-26
来源:明光市政协办公室
点击数: 1034          作者:贡发芹
  •   三界是一个很有名气的地方。
      一是在当地历史上有名。“三界市地处凤、滁、泗之间,形扼江淮之胜,虽弹丸小镇,而钟灵毓秀,代有名人。”①特别值得称道的是,这里晚清出了一个封疆大吏吴棠,他是清代皖东地区出来的最大官员,也是明清近六百年漕运史上极权总督。除此之外,三界吴氏及他姓中还出了道员、知府、知县十数人,民国时期还出了很多名牌大学生,出过省、县议员多名。吴棠族玄孙抗日英雄吴继光②更是青史留名。当代还出了专家、学者、副省部级干部吴绍马癸    等人,名人使地方闻名。
      二是在当代军事上有名。这里是世界上特别是美国军事情报部门和台湾地区军事情报部门关注的焦点。因为三界处在重要地理位置  ——  皖东江淮分水岭之上,襟江带淮,地势险要。周围冈峦起伏,低山逶迤连绵,丘陵广布,树林茂密,京沪铁路大动脉从中穿行而过。

      ①吴炳庭:《三界芝生书院学田捐单》。
      ②吴继光,原名吴绍麟(琳),字铁夫。父吴克恒,号久臣,系前清秀才,与吴棠同宗。
      吴继光1903年生于明光市三界,少年时心怀效法戚继光守土杀敌的崇高志愿,故改名吴继光。早年在广东追随孙中山参加革命,历任黄埔军校一期教官,二期学员,连长,营长,十四师八十二团团长,陈诚中路军总指挥部少将特务团团长,1934年升任十八军(军长罗卓英)九十八师二九二旅少将旅长。1937年参加“八·一三”上海淞沪战役,奉命攻击盘踞罗店之日军,一度冲入镇内,予敌沉重打击,在激烈战斗中升任国民党王牌部队第五十八师(师长为蒋介石外甥俞济时)副师长兼一七四旅旅长,固守罗店桥沿河一线阵地两月有余。1937年11月9日在极端艰难情况下多次完成掩护友军任务后,陷入敌人重重包围之中,不幸被日军炮火击中,一代黄埔精英,为捍卫祖国神圣领土壮烈牺牲,时年三十四岁。四十八年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的伟大胜利四十周年之际,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追赠吴继光为革命烈士。
      邵艺五称“三界居江淮中道,扼津浦要冲”,①那是一点没有虚夸的。所以这里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建国后三界驻军很多,其训练中心为军级单位,另外,还有坦克师等多个师团级野战部队。1985年,中国百万大裁军后,这里训练中心降格为副军级单位,另有炮兵团、坦克营、综合训练场、训练基地等团营级军事建制,是南京战区也是中国最大的陆军耙场。在世界上也是数一数二的。每年南京战区在这里进行常规军事训练时,坦克集群,铺天盖地;万炮齐鸣,火光冲天;战鹰飞舞,翱翔蓝天;销烟弥漫,电波穿梭。整个场面蔚为壮观。不过这些都是公开的资料,详情则属于高度的军事机密,非军事人员是无法走近军营一睹为快的,更是不允许的,笔者自然无从知晓。
      出名人的三界是指今老三界,军事上的三界是指今三界镇及以镇治为中心的包括张八岭、管店、老嘉山等乡镇以及滁州市南谯区、定远县部分乡镇在内的周边地区。
      三界原来只有一处,那就是老三界,有老三界自然就有与其对应的新三界,新三界一名出现于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在老三界正南八华里处,原名施郢。原三界改名老三界,并由此衍生出一个新三界,位于津浦铁路线上,又名新街。新三界的出现与吴棠有密切关系。
      清朝末年,沟通南北的大运河江北部分多处河段淤积严重,日益梗阻,难以适应交通之需。光绪十二年(1886年),曾国藩长子曾纪泽(曾经任海军衙门帮办)提议沿运河,修建由北京至镇江的铁路。但因修铁路尚未列入当时国策,此议落空。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一月,江苏候补道容闳任中国留美学生监督归来,热衷洋务,提出自行组建公司,借外债修建天津至镇江的铁路,愿以重金报效朝廷获准。因筹资不足,向美国贷款未成,又因德国不允许铁路经过山东,此计划又成泡影。是年甲午战争后,清政府委派工部左侍郎许景澄为津镇铁路督办大臣,张翼为帮办大臣,与德、英方面展开借款谈判,商定北段自天津至山东省峄县韩庄,由德国贷款承包建造,南段自山东省利国驿至江苏镇江,由英国贷款建筑。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五月十八日,许景澄代表清政府与英、德在北京签订《津浦铁路借款草合同》三十五款,正式筹建(天)

      ①《皖北三界民众代表邵树谷、吴敬业呈请设县呈文》,王齐家:《嘉山县志》,黄山书社,1993年1月版,第697页。
      津镇(江)铁路。①慈禧太后曾于是年九月一日召见了新简任的督办铁路大臣盛宣怀。紧接着便是戊戌政变,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进京,英布战争,此事被迫搁浅下来,无人过问。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借款谈判继续展开,清政府改派直隶总督袁世凯为督办津镇铁路大臣,因直、鲁、苏三省绅民要求自办,后来会同袁世凯谈判的湖广总督张之洞大力支持:“借三省绅民为抵制。”②最终取得津镇铁路路权。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十二月十日,清政府外务部署右侍郎梁敦彦与英、德银团(上海德华银行和伦敦华中铁路公司)代表在北京签订《天津浦口铁路借款合同》二十四条。德国出资300万镑、英国出资200万镑。同一日,因沪宁铁路即将建成通车,总理外务部事务大臣奕匡力 、直隶总督袁世凯、湖广总督张之洞具折请求将津镇铁路改为津浦,线路改经洪泽湖以西的安徽境内,由徐州折向西南,经宿州、蚌埠、滁州而达终点浦口。与德英两公司改订借款合同,③获准。同月十八日,上述三人又联合外务部署右侍郎梁敦彦上《津浦铁路借款合同画押,请派员督办》折,同日奉上谕:尚书吕海寰充督办津浦铁路大臣,并著直隶,江苏、山东督抚合同办理。④津浦铁路总公务所也同时在北京成立,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二月在天津设立津浦铁路北段总局。同年六月,由督办大臣吕海寰着手勘定北段路线(天津至山东

      ①李盛才:《中国铁路史》(1876—1949),汕头大学出版社,1994年6月版,第119—120页。
      ②张之洞致袁世凯电,光绪三十三年四月初九,《张文襄公全集》卷198,第15—21页。
      ③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参事室编:《中国清代外债史资料》,中国金融出版社,1991年12月版,第475页。
      ④《清季外交史料》第209卷,第4—5页,《中国清代外债史资料》,中国金融出版社,1991年12月版,第485—487页。峄县韩庄),次第兴工。①是年七月,在浦口设立津浦铁路南段总局,开始勘定南段线路(韩庄至浦口),宣统元年(1909年)一月二日南段在浦口开工。②当地传为津浦铁路建筑时经过老三界土城街中心吴勤惠公祠堂和街东南吴棠墓地,吴家后人坚决不同意,说动了祠堂上慈禧太后的赐扁,与大清江山不利,移了坟地就破坏了吴家风水。③因吴棠曾有恩于慈禧太后,吴氏后人就托人把官司打到慈禧太后那里,慈禧太后为了维护祖上的尊严,只得传旨,准许铁路绕三界而过,这一绕,铁路拐了个大弯,长了七八里,多了一个新三界。
      这个传说既有真实的一面,也有虚构的成份。真实的是从地图上看,明光市境内管店、老三界、张八岭三地几乎在一条直线上,津浦铁路在明光市境内有46公里,经过管店、张八岭,中间为什么不按直线从老三界通过,而要向南拐一个顶端与弦之间垂直距离约八华里的弧度至今天的新三界呢?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绕过老三界的吴勤惠公祠堂和吴棠墓地。笔者曾实地考察过这一段线路和地形地貌,属于冈峦起伏不大的微丘地区,根本不会因地形地貌影响施工而绕弯。现在北京至福州的一0四国道就是从老三界村北边沿直线穿过,无须绕弯。
      那么是否慈禧太后降旨批准绕弯的呢?笔者是持否定态度的,理由是,慈禧于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十月二十二日未刻驾崩,此前一日光绪帝驾崩。这一年的七月津浦铁路南段总局成立,数月后始勘察线路,勘察到三界时至少是这一年的年底或下一年的年初。开工典礼已是宣统元年(1909年)正月(公历3月),这时的慈禧早已不在人世。三岁的受新觉罗·溥仪宣统皇帝登基,由其父醇亲王载沣摄政。施工到三界时,整条铁路已接近中期,料车抵达时已是宣统二年(1910年)五月份,因进款不支出销几乎停工。为此邮传部尚书、督

       ①徐世昌:《退耕堂政书》第31卷,《奏议》第8—11页,《中国外债史资料》,中国金融出版社,1991年12月版,第485—487页。
      ②中国铁路史编辑研究中心:《中国铁路大事记》(1876—1995),中国铁路出版社,1996年8月版,第50—51页。
      ③俞凤斌:《慈禧与三界》,《读史阅人录》,安徽人民出版社,1995年2月版,第396—400页。

      办津浦铁路大臣徐世昌先上了一道《津浦铁路工款不敷,并工程吃紧情形》折,①后又于宣统二年(1910年)八月十九日上《津浦铁路续借洋款与德、英两公司议订合同》折,称北段应借虚数英金三百五十万镑,南段应借虚数英金一百五十万镑。②得清政府允准后,徐世昌于同年九月二十八日与英、德银团(上海德华银行和英法华中铁路公司)代表在北京签订了《津浦铁路续借款合同》二十三条。铁路修到三界时应当在此合同签订之后。此时,铁路拐弯之事就更不可能反映到慈禧太后那里了。再者,即使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夏季北段开始勘察线路时,吴棠后人就知道南段要经过三界,那么当时吴棠的后人只是候补道、知府、知县、候补知县一级官员,无一是实授正四品道员以上官阶,无权单衔题奏;就是有权,题奏家庭私事也不可能到达慈禧太后御前。托封疆大吏或是朝中大臣代奏也不可能,他们经常题奏重要政事也到不了慈禧太后御前,当然也就不肯并且也不敢题奏此事。此事对吴氏后人来说是再大不过的事了,但对处在风雨飘摇中的大清帝国的实际统治者慈禧太后来说,这只是吴氏家庭私事而非国家政事,是区区小事,根本不足挂齿。此时慈禧垂死挣扎,大权独揽,日理万机,但精力严重不济,生命已走到尽头,她那有精力和心思过问此等小事呢?至于慈禧赐扁一事倒是实情。据《清代野史大观》载,慈禧滥赏滥赐臣工“福”“寿”等字是出了名的,吴棠《望三益斋诗文钞》的《谢恩折子》卷中《赐福字谢恩折》就有十多道。吴棠后人将慈禧御赐“福”字做成扁,悬挂于吴勤惠公祠堂中,以示尊荣,这很正常,不足为怪。但慈禧赐扁并不一定成为铁路绕弯的真正理由。肯德《中国铁路发展史》、马千里《中国铁路建筑编年简史》(1881—1981)、金士宣、徐文述《中国发展史》(1876—1949),李盛才《中国铁路史》(1876—1949)、中国铁路史编辑研究中心《中国铁路大事记》、胡绳玉《中国铁路的故事》、宓汝成《中国近代铁路史料》等书籍及津浦铁路专门史料均不见记载,可见慈禧传旨纯属子虚乌有。
      那么津浦铁路为什么要绕过老三界呢,笔者个人认为是吴氏后人为保住吴勤惠公祠竭力阻挠的结果。查津浦铁路建筑史料,宓汝成《中国近代铁路史料》就可以知道,津浦铁路绕弯地方特别多。一部分是地形地貌原因,一部分是为了连接沿线重要城镇,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避让当地大家族的祖茔。

      ①徐世昌:《退耕堂政书》第31卷,《奏议》第8—11页,《中国清代外债史资料》,中国金融出版社,1991年12月版,第485—487页。
      ②《宣统朝外交史料》第17卷第1—8页,《中国清代外债史资料》,中国金融出版社,1991年12月版,第487—488页。
      中国阴阳五行传统意识根深蒂固,万事孝当先的儒家思想更是深入人心。精心选定的祖茔被别人动了,是后人的奇耻大辱。为了守住祖茔,保住风水,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甚至生命,否则将愧对列祖列宗。遇到这种情况,勘察施工就无法进行。另外,情同此理,主持勘察施工的铁路官员受传统意识和儒家思想支配,本身对祖茔后人持同情态度,便有意无意纵容祖茔后人阻挠,心术不正之徒甚而借机索贿受贿,坐收渔利,大捞特捞,中饱私囊。诸如此类,不一而足。唯一的办法就是绕过,惹不起还能躲不起吗?可以说稍有一定势力的家族就有实力运用各种手段实现阻止铁路从祖茔通过的目的。当时,吴棠的后人是候补道、知府、知县、候补知县一级官员,与封疆大吏和朝中大臣相比,虽然微不足道,但这样的家族在当地还是声名显赫的,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有足够的势力和经济实力做后盾,利用软硬兼施,权钱交易等手段阻止铁路通过祖茔应当是不成任何问题的。再者,津浦铁路是边勘线边修筑,边修筑边修改,并非勘定线路后,施工中不准有任何修改变动。铁路绕弯负责勘察线路主持施工的大臣就能决定,无需将官司打到慈禧太后那里,前面我们知道,原拟建的津镇铁路改为津浦铁路是袁世凯、张之洞两人参与的结果。这两人在当时权倾朝野,是当时最具实力的封疆大吏。咸丰年间,袁世凯从祖父袁甲三受命为钦差大臣、漕运总督偕子袁保恒驻临淮关剿捻时,曾得到丁忧在籍倡办团练的吴棠鼎力相助,双方过从甚密,交情极为深厚。袁、吴后人一直未中断往来,吴棠四子吴炳和为直隶候补道,曾与后来升任直隶总督的袁世凯有过交往。同治十二年(1873年),张之洞授四川学政,时任四川总督的吴棠对其礼遇有加,爱之如子。张之洞前两任妻子病故,督学四川时孤身一人。光绪二年(1876年)张之洞第三次入洞房,娶王祖源(字莲塘)之女、王懿荣之妹为妻。因张之洞在北京时与王懿荣“素契合”,得与之妹相识,至督学四川,因公务繁重,续弦之事告停。后来张之洞按临龙安府主事,时王祖源任龙安知府,川督吴棠从中作伐,主动成人之美,“因定聘焉”。王夫人“才而贤”,成婚之日,她从陪嫁物中,取出文廷式书“渔家乐”长卷,夫妻共赏,“慨然有归隐意”。①张之洞一直珍惜这段美好姻缘。因张之洞与王祖源之女结为秦晋之好是吴棠撮合的,所以张之洞对吴棠的知遇和美意一直铭记在心。我们不能排除吴氏后人利用上述两种关系,与先后主持津浦铁路勘线施工的大臣吕海寰、徐世昌打招呼,从而达到使津浦铁路绕过吴公祠和吴氏祖茔的目的的可能性。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情形,可能性最大,那就是利用吴棠小婿杨士燮之弟

      ①刘平:《张之洞传》,兰州大学出版社,2000年1月版,第31——32页。
      杨士骧、杨士琦的关系达到使铁路绕过三界的目的。杨士骧(1860—1909),字连府,祖籍安徽泗州,高祖父杨世锦时迁居盱眙县城。光绪乙酉(1885年)拨贡,乙酉科举人,丙戌(1886年)科进士,选翰林庶吉士,授编修,保道员,补直隶通永道,擢按察使,迁江西布政使,复调直隶,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署山东巡抚,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代袁世凯为直隶总督,宣统元年(1909年)曾上疏请求减轻人民输纳差役之负担。五月,卒于任上,赠太子少保,谥文敬公。①杨士琦(1862—1918),字杏城。光绪壬午(1882年)科举人,报捐道员,光绪十一年(1885)年捐指直隶试用。后总办关内外铁路事宜。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曾上书袁世凯请求“痛剿”义和团。翌年,文华殿大学士、全权大臣李鸿章与八国联军议和,士琦任李鸿章、庆亲王奕匡力 的联络人员。李死后,投袁世凯任洋务总文案献,为袁充当“运动亲贵,掌握政权”的马前卒。成为袁世凯和奕匡力 秘密往来的私人特使,因得袁的信任,有“智囊”之称,又赖其兄之力,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擢农工商部右侍郎,宣统三年(1911年)九月后任邮传部部长、政事堂左丞。②津浦铁路修建时,奕匡力 与袁世凯同为军机大臣,杨士骧与徐世昌为同年进士,又曾同为翰林院编修,他要跟徐打声招呼,徐世昌不会不给面子。杨士琦可以直接与徐世昌打招呼,也可以通过奕匡力 、袁世凯打招呼。杨士琦曾帮助奕匡力 活动御史恽毓鼎参倒军机大臣瞿鸿机,邮传部尚书岑春煊,深受奕匡力 赏识。徐世昌任军机大臣时,奕匡力 为领班军机大臣。杨士琦又是袁世凯的幸臣,袁世凯是徐世昌的恩人,曾资助徐世昌入京应试中举。杨士琦还有一种关系,特别微妙,其上司农工商部尚书是庆亲王奕匡力 儿子载振,与袁世凯是换帖的兄弟,杨士琦又是袁世凯长子、农工商部右参议,后兼署右丞的袁克定的上司。鉴于上述千丝万缕的关系。徐世昌既要给杨士琦面子,更要给袁世凯和奕匡力 的面子。徐世昌的前任津浦铁路督办大臣吕海寰也会给杨士琦兄弟面子的。对于他们这些大清重臣来说,津浦铁路绕过老三界吴公祠只是区区小事,一句话就可以办到。但认为津浦铁路绕过老三界是慈禧太后谕批则完全是虚构的。
      当然,据笔者实地考察,津浦铁路绕过老三界,可能不全是避让吴公祠的缘故,也许还有沿池河上游南沙河东北岸修筑经过新三界地理环境适宜,便于取水取料等原因。

      ①赵尔巽:《清史稿·列传二百三十六·杨士骧传》。
      ②范养群:《袁世凯的重要谋臣杨士琦》,《盱眙县文史资料选辑》(第七辑),盱眙县政协文史委,一九九0年十二月编,第86-89页。
      但三界变成老三界并非始于宣统三年(1911年)津浦铁路通车之时,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此地设县时,因靠近境内的嘉山,又隶于定远县的嘉山保而取名嘉山县。县政府设在三界老街的吴公祠内办公,距离三界正南八华里的津浦铁路上有一个小站,建在原滁县江宁后保的施郢、大夏两村庄之间,叫施郢车站,嘉山县成立时改名为嘉山县火车站。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日寇侵华,津浦铁路沿线各站相继沦陷。是年底,县政府所在地三界虽遭日军蹂躏,但因距铁路较远,日军未在此设立据点,县政府留守人员仍在吴公祠内流动办公。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汪精卫在南京成立伪中央政府,伪安徽省政府设在蚌埠,明光集则成了伪嘉山县政府所在地。一天,蚌埠的汪伪省政府派一位外地“大员”持汪伪省长签印的省府证件到嘉山县视察,他不知道应在明光火车站下车就可以到达汪伪县政府,以为既然到嘉山县政府,自然应到嘉山县火车站下车。结果下车后被人力车夫糊里糊涂地拉到三界吴公祠国民党嘉山县政府。国民党嘉山县政府留守人员查明这位“大员”身份,系汪伪安徽省政府钦差大臣后,立即将其扣压,几天后奉上级命令将这个汉奸枪决。消息传到蚌埠后,汪伪省长气得暴跳如雷。汪伪省政府为了避免日后再出差错,便与铁路部门联系,将嘉山县火车站改名为三界车站。①当然此为传闻,尚无确凿史料佐证。
      因为又出现一个三界,人们为区分起见,就称原国民党嘉山县政府驻地三界为老三界,而将三界车站这个地方称做新三界,漫漫地,人们干脆省去“新”字叫三界。但日伪并未就此罢休,为了报复,日军于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二月中旬再次侵入国民党县政府驻地老三界,纵火焚烧六条街,房屋1000余间,抢杀七人。②老三界彻底沦陷,成了日本人和汪伪嘉山县的属区。国民党嘉山县政府开始流亡,抗战胜利后,移驻明光集接管了汪伪嘉山县政府。老三界又再次隶属国民党嘉山县。但被日寇蹂躏后的老三界这个国民党嘉山县城关,县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被彻底动摇了,往日人烟稠密,物产阜盛的繁华景象已不复存在,并因此废治。后原立县人邵艺五曾多方奔走,争取省政府拨款五千元为三界复治经费,旋病故,复治搁浅。1948年春吴绍马癸 受家乡父老重托继任复治委员会副主任(主任为县长冯治安),得李大鹏县参议长之助大米800担为还治经费,为复治一事作过一番努力,但终无结果。
      老三界是个历经沧桑的地方,清初是繁华的集市,清咸丰八年(1858年)

      ①秦霁昀:《嘉山县火车站改名“三界”的由来》,《嘉山文史》(第一辑),嘉山县政协文史委,一九八五年十二月编,第152—153页。
      ②李汪晴:《嘉山县文物志》,安徽省嘉山县文化局,一九八九年四月编印,第48—49页。
      七月被李兆受洗动后,衰败成冷落的村庄。同治年间,经吴棠附片奏准建筑土城后很快恢复生机活力,走上繁华的顶峰,民国初年,津浦铁路贯通,交通益显闭塞,且深受匪徒骚扰,逐渐萧条下来。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成为嘉山县治后再度繁荣,但终因惨遭异族蹂躏,兵燹之后,彻底丧失元气和发展机遇,居户纷纷外迁,凋敝成一个不足千人但在乡间仍属少有的大村落。今天的老三界还残存数十间日军焚烧留下的房舍的断壁残垣等痕迹。吴公祠的绝大部分建筑也就是在此时被日寇夷为平地的。
      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3月中旬,嘉山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隶皖东津浦铁路联防办事处,驻刘郢(今盱眙县龙山乡),后改驻与来安县交界的自来桥镇。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3月与盱眙县合并为中共盱嘉办事处(1943.3-1944.9),驻高家港(今盱眙县桂五镇),抗日战争后期改设嘉山县(1944.9—1945.8),驻自来桥,解放战争初期驻涧溪镇,后奉命北撤(1946年10月)。另外,嘉山县境内还先后成立过盱凤嘉县(盱眙、凤阳、五河三县交界处)联防办事处(1940.9—1941.5),盱凤嘉县办事处(1941.5—1941.9),盱凤嘉县政府(1941.9—1948.6),盱凤嘉县办事处(1948.6—1949.5),县政府先后驻古沛镇卞庄、南刘庄,紫阳乡殷桥,泊岗等地,盱嘉来六县(1948.7—11),驻自来桥,来嘉县(1948.11—1949.1),驻自来桥。但共产党政权一直未能顾及到三界(包括新、老三界),除设立几个月的嘉山县横山区三界乡(1945.2—8)之外,三界一直是国民党、日伪、国民党的天下。
      1949年1月21日,嘉山县全境解放,2月上旬嘉山县人民政府成立,驻明光。同时设立三界乡,驻津浦铁路三界火车站即新三界,也叫新街,隶管店区(驻管店镇)。新中国成立后仍如此。1950年4月改乡为三界乡公所,1956年设立三界乡人民委员会,1958年9月三界乡改为“红旗”人民公社,隶张八岭区(驻张八岭),1959年10月改为三界人民公社,1974年8月成立中共张管区委员会,1975年5月驻地由管店迁至三界人民公社驻地新三界,1976年10月三界人民公社改隶张管区,1981年10月撤销张管区,设立三界区公所,1986年5月经安徽省人民政府批准撤销三界乡,改设三界镇。①目前,三界镇人口为22000余人,其中集镇人口约8000人。1992年3月10日撤区并乡后三界镇升格为建制镇。所以我们现在所说的广义上三界既指三界镇,又指军事上的三界镇全境及其周边地区,狭义上的三界是指位于津浦铁路线上的三界火车站所在地三界,即新三界,也叫新街。不过很少有人在三界前加上“新”字,而吴棠的出生地三界则加上“老”字叫老三界,现为一个行政村。1994年5月31日国务院批准撤销嘉山县设立明光市,所以现在我们说吴棠出生地在安徽省明光市三界镇老三界行政村。
      ①以上资料见于中共嘉山县委组织部、中共嘉山县委党史办公室、嘉山县档案馆编:《中国共产党安徽省嘉山县组织史资料》(1939.7—1987.11),安徽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版。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中国政协明光市委员会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地址:明光市政府大楼六楼 电话:0550-8024706   Email:ahmgzx@163.com 邮编:239400

皖ICP备16006702号-1   技术支持:天工科技 0550-8660006


扫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