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割舍的战友情
2016-3-13
来源:明光市政协文史委办公室
点击数: 1172          作者:贡发芹
  •    这两天,福建省政协原副主席高胡、陶平夫妇由安徽省政协老干处王西阳副调研员陪护,自定远县前来明光市考察,我受命陪同汤主席、王副主席、张秘书长一道全程接待高胡先生一行。
      经查阅相关资料得知,高胡,1927年元月27日出生于江苏省宝应县(今金湖县)。1940年7月参加新四军。1942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战士、卫生员、医务员、所长、队长。解放战争期间,苏中七战七捷,苏北涟水保卫战,评为医院特等模范。鲁南战役、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中,全军开展“学高胡运动”,被誉为“华东医务工作者的旗帜”。福州解放时任福州军管会军事代表。全国解放后,任福建医学院旁听生、福建省卫生厅医教科科长,1954年初受命负责筹办福建省福州卫生干部学校(原福建卫校前身),同年10月被任命为首任校长。1960年9月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研究生班,任福建医学院马列主义教研室主任,党委办公室主任。1976年至1979年任中国援西非塞内加尔医疗队队长,回国后任福建医科大学副校长、党委副书记。1980年9月至1981年9月在中共中央党校中青干部培训班学习。后任中共福建省常委、组织部长,省纪委书记兼任省委党校校长、省委整党办公室主任。在省委工作期间,坚决执行党中央路线、方针、政策,坚持党的干部路线,坚决同党内腐败现象作斗争。1981年被选为中共十二大代表,出席中国共产党第十次代表大会。1988年2月,当选福建省第六届政协副主席。1993年离职休养,任福建新四军研究会会长。晚年坚持学习,笔耕不辍。主编《稳步轻行问伤病》一书,著有《白浪旅踪》、《神州纪行》、《人生感悟》、《枫叶寄旅》《华夏纪行》、《法理人生》、《濠江寄语》、《儒学现代化》、《科学发展观理论与时间》、《管中窥豹喻古今》、《此情问青天》、《启蒙与后知后觉》等书。
      高胡先生曾经跟随许午阳同志在明光(原嘉山县)参加过抗战活动,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抗战胜利不久,许午阳同志在明光市卞庄火车站当年日本鬼子炮楼对面的高坡上牺牲。高胡先生一种想到具体地点看一下,祭奠一下老上级英灵的愿望时分强烈。前两年,高胡先生和老伴陶平女士曾来过明光,在许午阳当年的警卫员、解放后任天长县委书记的季标同志陪同下到达过炮楼处,这次高胡先生要求必须到达许午阳牺牲处。
      许午阳,1918年生于上海。4岁时,因父母双亡即流落街头,饱尝人间辛酸。后来,上海大华橡胶厂一位老工人,也是一名地下党员,将他收养。12岁时,随养父进厂做童工。在养父的影响下,他积极参加工人运动,15岁时加入共青团。在一次散发传单途中,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关押进苏州“反省院”。在狱中,他立场坚定,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西安事变后,他作为政治犯获得释放。出狱后,许午阳光荣地加人了中国共产党,并由党组织保送去延安学习。1938年,他在延安学习结束,被派往鄂豫皖抗日根据地,担任中共皖西霍丘县委委员、军事部长,当时许午阳的公开身份是县政府手枪队队长。1939年,他调入刚组建的新四军五支队,成为一名新四军干部。
      1940年4月,许午阳随张灿明(时任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大队教导员,中共淮宝县委书记。解放后历任中共蚌埠市委书记,中共中央华东局工业部副部长,华东军政委员会劳动部副部长,全国总工会华东办事处副主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领事司司长,驻锡兰、蒙古、阿拉伯也门、芬兰大使,外交部部长助理、副部长,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等职)率领的一批新四军干部,来到金湖境内银集镇,建立抗日民主政权——宝应办事处。许午阳先后出任涂沟镇镇长、银涂区委书记、区长兼北湖巡湖大队大队长、高邮县委副书记兼武委会主任、天高办事处敌工部长,直至1943年9月调淮南区党委党校学习。党校学习结束后,1945年3月,许午阳担任嘉山县委书记兼嘉山县总队(后改嘉山支队)政委。6月,曾发动“黄泥岗战斗”,拔除黄泥岗日伪据点,取得全面胜利。日本投降后,为阻截国民党从津浦铁路运兵打内战,许午阳带领嘉山军民发动了铁路破击战,负责破击张八岭至管店一线铁路。1945年10月2日,许午阳与支队长李占彪率领嘉山支队对沙河集至管店一段铁路沿线铁路沿线的桥梁、岔道专用线等进行大规模的破击,有效地阻止了国民党军队的前进,取得了全面胜利。为了扩大战果,他们延伸到卞庄车站,他立在卞庄火车站对面高坡树下拿起望远镜观察车站敌情时,不幸被龟缩在日军遗留的碉堡中的国民党部队狙击手击中,在抬往盱眙后方医院救治途中壮烈牺牲,年仅27岁。中共盱眙县委和嘉山县委先后为许午阳举行了隆重的悼念仪式。
      1940年,国民党军队在高胡家乡采取“三取一”抽壮丁活动,高胡父亲只有兄弟二人,不在抽丁之列。但地方恶势力买通国民党部队官员,狼狈为奸,强征高胡已有家室的叔叔入伍。高胡父亲气愤不过,但又无计可施。万般无奈之际,突然抱起保长共同投河。当时才满13周岁的高胡陷入人生绝境,银涂区委书记、区长许午阳及时出现,将高胡引向革命道路,带领高胡投身革命洪流。
      许午阳曾带领部队多次攻打日伪,高胡都参加了,战争非常残酷,每次都有人员受伤,伤兵缺医少药,非常痛苦,不少伤兵因此不治身亡。部队急需医务人员,但大多数官兵都是穷苦农民出身,不识字,没有文化。许午阳担任嘉山县委书记兼嘉山支队政委时,知道高胡读过六年私塾,于是就果断决定,将高胡送到淮安新四军上级部队后方医院学医,学成后好救治伤员。此举为高胡创造了光明前途。
      许午阳牺牲时,高胡不在现场。3个月后,高胡在《淮南日报》上看到了淮南区党委副书记刘顺元悼念许午阳的文章,才得知许午阳已经牺牲,此生再也见不到这位老上级了。高胡学成后积极投入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之中,建立了许多业绩。解放后,高胡全身心投入祖国建设事业。但高胡不知道许午阳具体牺牲地点,一直没有机会到许午阳牺牲之处祭奠英灵。离休后,高胡先生多方打听,联系上已从天长县委书记离休的许午阳当年警卫员季标,才打听到确切地点,前年在季标陪同下虽然到达了卞庄火车站碉堡处,但没有到达对面高坡上,高胡先生一直觉得是一大遗憾。这次故地重游,他说是为了向老区人民学习,真正目的就是为了消除这个遗憾,了却多年心愿。
      昨天是中国传统节日端午节,雨后放晴,我们没有在家过节,而是全程做好服务工作。上午10时。车到卞庄火车站碉堡处,与许午阳牺牲的高坡直线距离约150米,但无法穿越京沪铁路到达现场。大家都说没有办法,劝高胡先生放弃,但高胡先生执意步行,显然,他低估了到现场的距离和难度。绕道需走10数华里泥泞小路,对于88岁高龄的高胡先生来说,无疑是天方夜谭。这时,蚌埠工务段明光车间卞庄车站职工张连喜先生出来,他熟悉地形,说低盘高的小车可以到达距离高坡1华里左右地方,大家听后都不赞成前往,高胡老伴陶平女士也是这个意见。但高胡先生执着一念,坚持前往。于是,我跟王副主席说:“他这次不到现场,下次肯定还要来。你们在此等候,我陪他们去。”王副主席赞同,高胡先生更是高兴。
      政协司机小高虽然驾驶技术很高,但车子行进在弯弯曲曲的乡间泥泞小路上行驶依然非常艰难。20多分钟才到达我当年读书的安徽省嘉山师范学校东围墙前边的一个无名池塘边,小高下车察看了地形,确认无法再向前行。于是我和张连喜先生下车陪同高胡先生夫妇步行,穿过泥泞的塘埂和300多米荒草荆棘,终于达到高坡下面,高胡先生非常高兴,在这里照了相,满意而归,并多次自语:“总算了却此生一大心愿。”我也觉得不虚此行。
      返回途中,高胡先生一再赞扬许午阳烈士,说他文武双全,口才出众,指挥若定,爱兵如兄弟,严于律己,高风亮节,身先士卒,富有战斗精神和牺牲精神。此生多亏许午阳帮他领上革命道路,并送到上级野战医院学医,否则不会有今天。对革命领路人、老上级许午阳的感激、怀念之情溢于言表。
      面对革命前辈与革命先烈难以割舍的战友情谊,我深受感动,深受教育。虽未能与家人共度端午佳节,但我仍然觉得非常值得。
      2013年6月13日草稿于市政协办公室
      2013年6月15日二稿于市政协办公室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中国政协明光市委员会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地址:明光市政府大楼六楼 电话:0550-8024706   Email:ahmgzx@163.com 邮编:239400

皖ICP备16006702号-1   技术支持:天工科技 0550-8660006


扫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