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棠与圆明园
2016-3-13
来源:明光市政协文史委办公室
点击数: 939          作者:贡发芹
  •   吴棠(1813—1876),字仲宣,一字仲仙,号棣华。安徽省明光市(原属安徽省盱眙县)三界镇老三界人。历任清河知县,邳州知州、徐州知府、江宁布政使、漕运总督、署江苏巡抚、署两广总督、钦差大臣、闽浙总督等职,官至四川总督、成都大将军,加都察院右都御使、兵部尚书衔。在整个同治朝,一直与直隶总督李鸿章、两江总督曾国藩、陕甘总督左宗棠等疆臣齐名。是中国近代重要历史人物。
      吴棠一生最自豪、最能让他在王公大臣面前昂首扬眉的事情就是上疏力谏同治皇帝停止重修圆明园工程。
      圆明园是清代著名的皇家园林之一。圆明三园面积五千二百余亩,一百五十余景。圆明园最初是康熙皇帝赐给皇四子胤禛(即后来的雍正皇帝)的花园。在康熙四十六年(公元1707年)时,花园已初具规模。同年十一月,康熙皇帝曾亲临圆明园游赏。雍正皇帝即位(1723年)后,拓展原赐花园,并在园南增建了正大光明殿和勤正殿以及内阁、六部、军机处诸值房,御以“避喧听政”。乾隆皇帝在位六十年,对圆明园岁岁营构, 日日修华,浚水移石,费银数千万。他除了对圆明园进行局部增建、改建之外,除在紧东邻新建了长春园,在东南邻并入了绮春园。至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圆明三园的格局基本形成。嘉庆朝,主要对绮春园进行修缮和拓建,使之成为主要园居场所之一。道光朝时,国事日衰,财力不足,但宁撤万寿、香山、玉泉“三山”的陈设,罢热河避暑与木兰狩猎,仍不放弃圆明三园的改建和装饰。
      咸丰十年(1860年)十月,英法联军进军北京,他们先绕经北京城东北郊直扑圆明园,当时,僧格林沁、瑞麟残部在城北一带稍事抵抗,即行逃散。法军先行,一天下午经海淀,傍晚闯入圆明园大宫门。此时,在出入贤良门内,有二十余名圆明园技勇太监同敌人接仗,“遇难不恐,奋力直前”,但终因寡不敌众,圆明园技勇“八品首领”任亮等人以身殉职。至晚七时,法国侵略军攻占了圆明园。管园大臣文丰投福海而死。英法联军于是大肆洗劫圆明园后,又纵火焚毁了圆明园中所有建筑物,举世无双的园林杰作被付之一炬。瞬间变成断壁残垣,成为中华民族史上最屈辱一页。
      整个咸丰朝和同治朝上半叶,朝廷所有精力都用在与太平军、捻军作战上,国库亏空,靠卖官鬻爵维持艰难运转,国力已衰弱到极点。同治七年(1868年),朝廷刚刚打败西捻军,满洲御史德泰经内务府怂恿讨为好慈禧太后,上折动议重修圆明园,经费来源为在全国“按户按亩按村”加租征收。因为游观,如此苛敛,违反了康熙三十八年“永不加赋”的祖训,遭到军机处痛斥。德泰吓得上吊自杀,以后再也没有人敢言此事。
      同治十一年,十六岁同治皇帝载淳亲政,内务府又蠢蠢思动,这一回说服了小皇帝载淳。实际上这一次是慈禧太后和小皇帝载淳双方的意思,一贯穷奢极欲的慈禧太后出于享乐目的,当然主张重修圆明园;小皇帝载淳呢,非常天真,认为此举可以讨好母亲慈禧太后,让她好好享乐,不再干预自己朝政。次年计划就绪,同治皇帝颁发上谕:“因念及圆明园本为列祖列宗临幸驻跸听政之地,自御极以来,未奉两宫皇太后在园居住,于心实有未安,日以复回旧制为念。”
      这次改用“王公以下京外大小官员量力报效捐修”的办法兴工。为支持侄儿载淳亲政,恭亲王奕次日主动捐银二万两,以示报效。但捐过后,恭亲王很快就后悔了,自己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其他京外大小官员哪来能力报效捐修?最终还不是加捐加税摊到百姓头上吗?这不是在激化朝廷和百姓之间矛盾吗?支持圆明园兴工,无疑不是帮助皇上,而是害了皇上,对朝廷和新亲政的皇帝有百弊而无一益之举。
      为此御史沈淮当即上奏,请求停止修园:
      “宫内事务多由内务府主管,包括修缮营造,据臣所知,修一座园子需要树千万两白银,耗费颇多,目前我大清国库捉襟见肘,财力支绌,入不付出。靠官员报效恐万难奏效。如今天下水旱频仍,军务也未尽藏,陛下应躬行节俭,为天下先,万不可再兴土木之工。修园之事还请陛下三思。……”
      同治览奏大怒,立即召见沈淮,严词申斥。接着御史游百川再次上疏谏阻,惹恼了小皇帝载淳,载淳因此大为震怒。
      第二天早朝,载淳在廷上严厉痛斥了游百川:“御史游百川听信风闻,不明原因,盲目上奏,著革去职位,永不听用。”
      一连数位官员谏阻重修的奏章未见丝毫效果,恭亲王奕觉得只有自己亲自出面谏阻方有可能奏效,就与大学士文祥等十位重臣联衔疏奏,请停止圆明园工程:“宜培养元气,以固根本;不应虚糜帑糈,为此不急之务。”奕想,载淳一定会给自己给位大臣面子的。哪知小皇帝载淳根本不买叔叔账,认为恭亲王出尔反尔,和几位朝中重臣串通一气,共同反对他重修圆明园,完全是对皇权的蔑视和挑战。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载淳在朝廷上大发淫威:
      “恭亲王奕身为议政王,领班军机大臣,不加甄别,随意附和,有失身份,著革去议政王头衔,以示惩戒!”下面大臣跪倒一大片,连气都不敢出。
      就这载淳依然处在愤怒之中:“今后,列位王公大臣,再有提出停修圆明园者,罪加一等,按律处死!”说完拂袖而去。数日后,他忽然颁诏,将谏阻重修圆明园的恭亲王奕、醇亲王奕譞、大学士文祥、帝师李鸿藻等十大臣尽数革职。随后他干脆发了个上谕,勒令群臣不准复言。
      恭亲王奕至此再也不敢争辩,自缄其口,在修建圆明园一事上再不表态。小皇帝果然厉害,朝中军机大臣荣禄、翰林院侍讲翁同龢及六部官员等无一再敢劝阻。直隶总督北洋大臣李鸿章、陕甘总督左宗棠、两江总督张树声、山东巡抚丁宝桢等地方威望卓著的封疆大吏也都不敢议论此事。
      内务府原计划重修圆明园工程在同治十二年底完成,以此向慈禧太后四十大寿献礼。然而三个月过去了,捐款只得四十万两,百分之一而已。虽然还有人陆续报效,但何时能满足修园之需呢?京外大小官员都在观望、拖延、推诿,工程时断时续,无法继续进行。于是小皇帝载淳和内务府都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四川总督吴棠身上。四川是天府之国,大清国除两江之外第二大财富之源,也是木材出产重要省份,吴棠曾受慈禧太后特达之知,理应带头响应,竭尽全力报效朝廷。
      于是内务府发册一本,内开需用楠柏陈黄松木径四尺至七寸,长四丈八尺至一丈五尺,共三千根。要求吴棠在数月内采办完成。
      想一想,最大直径四尺、长四长八尺松木,千年也难以长成,稀有无比,一根体积就是三十三四立方,未风干之前,重达四五十万斤,价值数百两银子;最小的直径七寸、长一丈五尺的松木,也是一点八三立方,到那儿去采?怎么采?采下来怎么从数百里崇山峻岭中搬运出来?费用从哪而来?如此规格、如此数量的的珍贵稀有木料,实在难倒了吴棠。
      还有,内务府不知道,吴棠从一开始就是反对重修圆明园的。国家处于困难之际,皇上为太后游乐之事,劳民伤财,实在不可取。从同治七年到同治十二年六年之间,四川省所有财富收入都按朝廷旨意用于供给云贵两省平定“苗匪”之事上了,哪来钱财报效?因此,他始终静观事态发展,未作任何报效。现在内务府手册寄到,已没有任何退路。内务府的要求,吴棠根本办不到,但事关慈禧太后,明显不好直接反对拒绝。思来想去,吴棠决定先拖一拖再说。
      于是吴棠奏陈皇上:
    “查川省于道光初年,奉旨采办楠柏四百一十七根,系在距
      省数十站之打箭炉老林采伐,离水甚远,中隔崇山峻岭,连年缒幽凿险,疏通道路,始能搬运出山。自奉文以至起运,前后时阅数载,是从前采购已属不易;此次需用,较前多至数倍,内地经由滇发各匪,相继窜扰,成材巨木,多被毁伐,无从购觅。……万难依限,恳请展缓限期。……”
      另外,折中还历数水、陆两路运输险远艰难。吴棠请求展缓却又不说展缓到什么时候,目的就是拖延,以期不了了之。你想呀,采办楠柏四百一十七根需要数年时间,采办三千根楠柏陈黄松木需要多长时间可想而知也,遥遥无期。内务府要求几个月采办,如同痴人说梦,太不切实际。小皇帝载淳不明白个中玄机,随手批上“著照所请”,内务府接到啼笑皆非,吴棠则落得逍遥自在,权当没有这回事。
      没过多久,圆明园工程竟闹出了一出荒唐的招摇撞骗案,明显对吴棠不利。寄居湖北汉阳靠买茶叶为生的广东嘉应人李光昭冒充知府骗到了内务府司官宝贵头上,称自己“情愿将数十年商贩各省,购留香楠樟柏椿梓杉等巨木,价值十数万金,砍伐运京,报效上用,不敢邀恩,并请派员同运,沿途关卡,免税放行,颁发字样,雕刻关防,以便报运。……”李光昭还称愿将贮在两湖川贵闽粤各省木料报效。内务府随即上奏小皇帝载淳,提出处置办法:“应准其所运木植根数长短,径大尺寸,报名地方官,详请督抚验明,如树木相符,即可发给护照,每逢关卡,认真查验,免税放行。”小皇帝载淳没有任何经验,当即批了个“依议”。
      吴棠看到廷寄吓得一身冷汗。几个月前还上奏说,四川没有树木可采,“万难依限,恳请展缓限期”,现在李光昭却说在四川就有早已购留好的木材,这不等于说我吴棠在欺骗皇上吗?这要追究下来那还了得?李光昭明明是个骗子,在各省“购留香楠樟柏椿梓杉等巨木,价值十数万金,砍伐运京,报效上用”,根本不存在。就这,内务府和皇上竟然相信,真实不可思议。
      但问题摆在面前,必须解决,这次事情完全拖延不得。吴棠思来想去,还是从揭露李光昭骗局入手,让骗子李光昭原形毕露。吴棠命令手下属特别是各厅道府县立即查看,回复均无此事,从来没有人在四川省境内采办过数量巨大的贵重木材。这一下吴棠有了底气,于同治十三年端午之后上奏朝廷,把查得实际情形上报皇上:
      “李光昭既称购留巨木十数万金,已历数十年之久,则购于何厅州县,何处存留,若干商贩系何姓名,所在地方,商民断无不知之理,当即分檄各巡道督饬各地方官确查,兹据永宁、川东、川北各道,陆续具禀遍访各属山厂木商,及地方耆老,咸称数十年来,未闻有外来李姓客商,在川购办木料,存留未运之事,近数亦无李光昭其人,采办木植,殊属毫无凭据。又查,川省自滇发各匪,串扰边腹州县,即使有木植已数十年,中间迭遭兵燹,亦未必独存。所有李光昭报捐木植之事,系属空言无稽。”
      李光昭纯属谎言欺骗皇上,罪行昭著,很快就被朝廷治罪处死。但朝中上下因为此事,一片哗然。闹出如此大笑话,内务府官员无地自容,小皇帝载淳也不知如何是好。
      接下来吴棠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亲自跑到京城上折,劝谏皇上和两宫太后重修圆明园。认为圆明园系康乾盛世时几个朝代一百五十多年修建,咸同两代, “发匪”、“捻匪”、“滇匪”闹事,都是因为赋税太重,无法生存,才铤而走险。为此朝廷打了二十多年仗,才算平定内乱。如今国库空虚前所未有,黎民百姓苦不堪言,朝廷应道厉行节约,让天下黎民苍生休养生息,专心农事,安居乐业,以免重蹈覆辙。不应当在此时大大兴土木,劳民伤财。作为一代明君,要务是治理天下,稳固大清江山根基,重修圆明园会动摇大清邦本,应当立即停止此项工程。
      同治帝载淳览奏可谓气急败坏:“四川总督吴棠将朕先前不得再议圆明园停工旨意抛之脑后,抗旨不尊,妄言朝政,罪该万死!著交部议处!”
      吴棠毫无惧色:“皇上!只要停修圆明园,臣死不足惜。臣一心为皇上着想,为大清江山社稷着想。望皇上三思!”
      载淳皇帝根本听不进去,立即宣布退朝。朝中大臣有替吴棠担心的;有摇头惋惜的,圣命难违,你吴棠胆子也太大了,为了一个昏君死了不值得。更多的是幸灾乐祸的,吴棠,别以为自己是太后红人,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这会谁也救不了你了,等着杀头,满门抄斩吧。
      恭亲王奕非常同情吴棠,但他当时也不敢谏阻此事。他觉得小皇帝越来越不像话了。退朝后就直奔两宫太后,奏明原委。
      慈禧太后一看事情闹大了,小皇帝太嫩了,刚亲政不到两年就要杀封疆大吏,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慈禧太后立即调阅了吴棠奏章,仔细阅读之后,又召见了同治皇帝:
      “皇儿,听说你要治吴棠死罪?”
      “回太后,吴棠深受皇恩,在为太后修建圆明园一事上,不思带头报效,竟然上疏阻止工程,妄议朝政,抗旨不尊,理应治罪!”
      “皇儿,难得你一片孝心,哀家心领了。圆明园一两年才筹银四五百万两,杯水车薪,远远不够,怕是修不下去了。大家都不支持,民意难违啊。杀吴棠并不难,可是杀了他,圆明园工程就能继续下去?吴棠还是忠于哀家的,皇上已命令不准复言,他还坚持上折,说明他还是忠心耿耿,一心为朝廷着想的。吴棠折中称皇儿为一代明君,你只有支持吴棠,停止修建圆明园才是明君,杀掉吴棠,会让吴棠青史留名,而你就不再是明君了。既然这样,圆明园就暂时停工吧。目前当务之急是顺应民意。”
      “那吴棠问题怎么办?”
      “好办。”于是,慈禧太后详尽面授机宜。
      次日早朝,大家都想看看吴棠被治何罪,如何处死。不想军机处一大臣奏明皇上:“皇上昨个儿命军机处拟旨处置吴棠,臣等查明所有大清律令,没有对应条款……”
      刚开始,就被同治帝载淳打断:“知道了。吴棠呢?”
      “在廷外侯旨。”
      “宣吴棠。”
      吴棠被逮到朝廷之上,趴在地上:“罪臣吴棠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吴爱卿,你何罪之有呀?”
      “皇上昨天已经说了。”
      “那你还坚持自己上折吗?”
      “坚持。”
      早朝其他大臣都捏了一把汗,这下吴棠小命真的保不住了。
      哪知同治帝并没有发作,而是说;“好!吴爱卿,你没有罪,你对朝廷忠心耿耿,朕还要奖励你呢。昨天,朕要治罪于你,是考考你的忠心,望你不要往心里去,事实上吴爱卿不负朕望。吴棠听旨,吴棠上折建议停止重修圆明园工程,利国利民。著交军机处记名,优叙一次。钦此!”
      吴棠以为听错了,愣了半天才明白过来,立即谢恩:“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于是朝中所有大臣都对吴棠竖起大拇指,赞声不绝,佩服不已。此事很快传遍天下,“海内伟之”,也就是天下都认为吴棠干了一件伟大了不起的好事,
      另外,圆明园重修工程也就此宣告结束,已经耗费了480多万两白银的这项工程,有100座500间殿阁亭榭动工在建,没有一座完工。以后也再无人过问此事。这些都是吴棠谏阻重修的结果。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英法等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圆明园再次遭到大肆洗劫和毁坏。随后盗匪趁火打劫,他们已不再满足于抢劫洋人劫余的财富,而是把园内火劫之余的零星分散的建筑、木桥的柱子、桩子锯断,用大绳拉倒,园内大小树木也被滥伐殆尽。民国后,圆明园内散落的建筑物构建一再受到军阀和盗匪盗运,圆明园最终成为废墟,昔日圆明园已永远不复存在。
      试想一下,如果不是吴棠及时谏阻重修圆明园,那么国力不是更弱,中华民族不是要有更多的财富被外国侵略者洗劫毁坏吗?
      2011年7月21日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中国政协明光市委员会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地址:明光市政府大楼六楼 电话:0550-8024706   Email:ahmgzx@163.com 邮编:239400

皖ICP备16006702号-1   技术支持:天工科技 0550-8660006


扫描一下